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不死邪神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全尸
     聽到這三人的身份,蘇葉眉頭皺了皺,她似乎也沒想到這三人竟會有這種出身。

     當然,蘇葉并不是畏懼這種出身,她只是想著自己是和蕭陽一起來的,蕭陽在圣月派沒什么朋友,她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給蕭陽樹敵。

     “怎么樣,怕了吧。”

     見到蘇葉的神色,那為首的華家小姐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知道怕,就證明你這個小賤人還有點見識。”

     “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

     沉默了一會兒,蘇葉冷冷道,“那房間我不要了,隨便你們。”

     這話一出,四周的眾弟子都是紛紛點頭,他們清楚,這時候主動退讓一步,固然是有些丟人,只是卻是明智之舉。

     人群中的蕭陽卻是驀然攥緊了拳頭,別人不了解蘇葉,他自然非常了解,蘇葉根本不是畏懼這三人的身份,只是不想給自己樹敵添麻煩。

     這讓蕭陽也是心中升起了一股自責,他自責自己沒有照顧好師姐,反而還要師姐為他考慮,主動退讓。

     “把房間給我們就完了?”

     就在這時,那華家小姐卻是再次冷笑一聲,“小賤人,你之前對我們出手,這件事情我們還沒找你算賬!”

     “那你想如何?”

     蘇葉俏臉一寒,直接看向了那三個少女。

     “哼,當然是跪下,給我們磕頭賠罪!”

     另外的花家小姐冷哼一聲,“賠罪之后,讓我們三人每一個人打一耳光,這件事情就算到此為止。”

     “不錯!若是你不這么做,那就不要怪我們三個不客氣!直接廢了你!再把你交給我們家族的下人,讓他們好好享用你。”

     那穆家的小姐也是冷笑道,“別說,你這個小賤人長得還算不錯,想必把你送給我們家的下人,他們都會無比感恩戴德的。”

     這話一出,四周的許多弟子也都是眉頭皺了起來,他們知道,這三個大家族的小姐都是有些過分了。

     不管怎么說,蘇葉都是堂堂核心弟子,如此折辱,實在是有些不像話。

     蘇葉也是拳頭握緊,“都說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們卻如此折辱于我,真以為我是泥巴做的?另外你們當派內律法是什么?你們真以為你們如此囂張,派內長老不會對付你們?”

     “哈哈哈…笑死我了!還派內長老?”

     華家小姐立刻大笑起來,“看來你這個小賤人根本不知道我們三家的份量!我們三個想要做的事,就是刑法殿長老也別想管!”

     “就是,華師姐,我看這小賤人已經是瘋了,既然如此,咱們沒必要和她多談了,就交給我吧。”

     花家的那個少女陰毒一笑,“我來收拾她。”

     “嗯,花師妹,那就交給你了。”

     華家的小姐也是笑著點頭,“記著,抓活的。”

     “明白。”

     花家的小姐此刻袍袖一揮,下一刻一條璀璨無比的鎖鏈就從花家小姐的袍袖中飛出,直接沖向了蘇葉!

     “星器!捆星鎖!”

     “花家居然把這個寶貝都給了她!”

     無數的驚呼聲傳出,卻是許多核心弟子都是驚呼起來了,站在原地的蘇葉也是眼神凝重起來,直接運轉起了自己的滾滾仙力。

     她知道,這個捆星鎖她擋不住,只是就算這樣她也要抵擋到最后一刻,實在不行,就直接自爆,決不能受辱。

     “哼!”

     就在這關鍵時刻,一道冷哼突然傳出。

     嗡!

     恐怖的音波突然從人群中出現,下一刻就層層疊疊的波動出去,當場就碰撞到了那捆仙鎖之上!

     砰!

     悶響傳出,只見在音波出現的瞬間,那捆仙鎖就被震得爆飛出去,當場就摔在了地面上!

     這讓那花家的小姐也是臉色一變,驀然轉頭,“誰!”

     眾人也都是露出驚駭之色,紛紛看向發出冷哼的人,只見一個身穿月白長袍,身材高大挺拔的年輕人走了出來!

     一看到這青年,蘇葉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之色,當即就走到了蕭陽的身邊,一把抱住了蕭陽。

     “師弟,你來了。”

     “我來了。”

     蕭陽點點頭,之后露出了一抹愧疚之色,輕聲道,“我來晚了。”

     蘇葉笑著搖頭,“不要說這些,不管如何,你來了就好。”

     見到這個年輕人突然攪局,同時和蘇葉一副卿卿我我的樣子,那個華家小姐的目光也是一下充滿了惡毒。

     “花師妹,殺了他!”

     那花師妹也是點了點頭,一雙美眸中滿是暴戾之色,她堂堂花家的小姐,居然被這么一個年輕人打掉了星器,自然也是升騰起了殺意。

     腳步邁出,這花師妹就到了蕭陽面前,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蕭陽,眼神中除了暴戾之外,就只剩下了不屑。

     在她的眼中,蕭陽的氣息不算太強,只是一個普通的星辰二重的境界,同時身上也沒有什么寶貝氣息,一看就是沒有什么背景的核心弟子。

     自然她心里就有數了,這樣的人,就算她殺了也沒什么,以她們花家的勢力,可以輕松擺平一切不利影響。

     手掌隨意一揮,幾塊散發著濃郁月輝的琉璃碎片就被她扔在了地上。

     “小子,把這些東西拿好,然后跪下受死,這也算是給你的安葬費了。”

     蕭陽目光一閃,看向了這些琉璃碎片,在他的眼中,這些琉璃碎片中充斥的月輝非常濃郁,只是卻遠遠比不上林鬼當初給他的月光石濃度高。

     “這是什么?”

     聽到這話,那花師妹,華師姐,還有那姓穆的女子都是一呆,下一刻就忍不住笑了起來,眼神中的鄙夷之色更濃,四周的人也都是對著蕭陽不停搖頭,目光中露出了嘲諷。

     那華師姐滿臉諷刺,“連月光碎片都不知道,還學人家出來英雄救美?真是可笑。”

     “圣月派的核心弟子怎么出了你這么一個土包子?”

     花師妹也是冷笑,“居然連咱們圣月派的名產都不知道?”

     “月光碎片,這是極其特殊的東西,只有咱們圣月派才有,不過花師姐,還有華師姐,你們就別難為他了,一看他就是從下界上來的鄉巴佬,泥巴里的泥鰍,他懂什么?讓他知道,那是為難他了。”

     那姓穆的少女也是刻薄道,這讓三個女子冷笑更濃,同時四周的人群也都是不停搖頭,顯然也覺得蕭陽夠丟人的。

     “境界不高,卻來逞英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這種愣頭青都能修煉到星辰二重,這也是古今奇事了啊。”

     低低的議論聲不停響起,此刻的眾人沒有一個是看好蕭陽的。

     蕭陽聽到這些話卻是完全不理會,只是搖了搖頭,他實在是懶得和這群螞蟻多計較。

     之前在玄黃大陸的時候,林鬼就曾經給他過兩塊月光石,只是從其中的濃度來看,那兩塊月光石就足以碎裂成上萬塊這種碎片。

     他那里用過這種低端的東西?

     “原來是月光碎片。”

     蕭陽淡淡道,“月光石我都不知道用了幾塊,這種不上臺面的東西,我真的是第一次見。”

     這話一出,全場皆靜。

     無數人都是呆呆的看著蕭陽,再過一瞬,就是鋪天蓋地的笑聲響起。

     “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啊!他說他居然只用月光石修煉!我見過吹牛皮的,但我從來沒見過這么能吹的!”

     “那小子,你是不是患上失心瘋了!月光石是只有真傳弟子才能用的寶貝!核心弟子每個月都只能領取一塊碎片!你是真的敢吹啊!”

     人群中的一個青年指著蕭陽大聲嘲笑,“還是說你覺得自己抹不開面子,被人說是土包子感覺下不來臺故意如此?你這樣可是沒必要,沒用過就是沒用過,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大家還能同情同情你,可你非要裝著用過,還什么都懂,這就不對了,眾人的同情,只能變為嘲諷。”

     “可惜了這么一個美麗的小姑娘,遇人不淑啊。”

     另外一個年輕人也是搖頭說了句,神情中滿是可惜。

     那花師妹更是笑的花枝亂顫,指著蕭陽道,“小子,你可真的是太好笑了,說實話,我都不想殺你了,畢竟像你這種好笑的小子我真的是第一次見。”

     華師姐也是笑著搖了搖頭,“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

     所有人此刻都是看不起蕭陽了。

     花師妹笑了一會兒,只是下一刻就突然間冷冷道,“行了小子!收起來這些東西吧,這算是給你的買命錢!你要是不收,那我一樣會殺你,可到時候就沒人讓你入土為安了。”

     說著,花師妹手指再次指向了蘇葉,“至于你這個小賤人,我會特意留你一段時間的小命,讓你被我們三家下人輪番玩過之后,再殺了你!”

     蕭陽眼神漠然,淡淡道,“如此不上臺面的東西,你覺得我會拿?”

     “什么?不上臺面?小子,我看你真的是活膩了!”

     那華師姐的臉頰也是一下就變的陰毒起來,“花師妹好心好意給你的上路費你居然不要,那看來,你是鐵了心要當孤魂野鬼了。”

     “呵呵,那就來。”

     蕭陽笑了起來,“我很想看看你們幾個小螞蟻,到底怎么讓我變成孤魂野鬼。”

     “完了,這小子算是徹底完了。”

     “他要是服點軟,下跪磕幾個頭,說不定這幾位小姐還能放他一馬,但現在看來,這是徹底沒機會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這三家的勢力,就算是在咱們圣月派,都是頂尖的。”

     “你們也太小瞧這三位小姐了。”

     之前嘲笑蕭陽的青年笑著搖頭,“三位小姐是什么人?那時九天仙女一般的人物,對付這么一個泥腿子,還用得著動用三家的勢力?隨便出來一位仙女,就能利用星器將其轟殺,而且事后絕對沒人來管,畢竟殺的又不是什么大家族子弟,只是一個沒什么背景的土包子而已。”

     其他弟子聽見,也都是一愣,之后紛紛點頭。

     見到四周的人都如此議論,那花師妹臉上也是露出了得意之色,對著蕭陽冷笑道,“小子,聽見沒有?你和我們的差距,就是天和地一樣的差距,我們要是殺你,那是根本沒有任何人管的,我要是你,干脆自盡,這樣還能給自己留個全尸。”

26选5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