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最強棄少 > 第1099章 搶奪寶物
    楚凡目光閃爍,見這四臂魔將其實相當謹慎,仍將部分精神戒備周圍,怕有人族強者來襲。

    如此一來,楚凡也是斷了偷襲的念頭。

    外面已殺聲震天。

    “可惡!魔族把我們的船都毀了,金丹、筑基高手倒也罷了,我們這些煉氣修士怎么逃出這數百里的海路回到大陸。”

    “殺出去再說,再不逃,那個四臂魔將搞不好很快就出來了。”

    趁著擁有元嬰境戰力的海布利騰不出手,幾乎所有華夏修煉者沖出去后,皆是全無保留的殺向攔阻的一眾魔族。

    一開戰,雙方的戰斗便是極其慘烈。

    準備更足的魔族一方,雖然實力與數目都比人族一方強上不少。

    但要絕境求生的一眾人族修煉者用的都是拼命招數,雙方短時間內當然是僵持不下。

    楚凡的靈識,在悄然延伸,覆蓋于整個三仙島以及周邊,觀察著華夏修煉者與魔族兩方的戰斗。

    他早就辨識出了一些熟悉的氣息,像周烈與固守于地煞戰陣之中的一些鎮魔司修士,以及司馬徒風,可都是他的熟人。

    在空間通道外布出的地煞戰陣中,那近百鎮魔司修士明顯絕大部分是新人,還只能處于固守狀態。

    他們的隊伍最為龐大,吸引了幾個金丹境魔族強者以及上百魔族的隊伍圍攻。

    這會兒,有晉升了金丹境的白虎使周烈坐鎮其中,地煞戰陣之中的一眾煉氣境修士,也能用合擊之陣的威能,抵抗個體實力遠勝于他們的大批魔族。

    陣中由周烈親自引導,時不時轟出的一頭頭龍首虛影,甚至能向金丹境魔族發起反擊,讓他們手忙腳亂。

    “半年不見,這幫家伙還不錯!”

    楚凡查看了這批鎮魔司人馬的應對,發現他們沒有太大紕漏,自然是更為放心了。

    “咦,居然是她……南宮紅葉!”

    他覆蓋十余里的靈識,甚至在三仙島邊緣,發現了一個幾乎要被他淡忘的女人。

    這個加入了玄塵宗的女修,眼前與幾個同伴,已是岌岌可危的狀態,不過攻擊她們的魔族是赤手空拳,主要也是想生擒她們。

    楚凡很快將南宮紅葉這個故人拋之腦后,他嘴角勾起了一個弧度:“司馬徒風這小子也進步不小嘛,把八臂龍魔煉體術給他是給對了……”忽然間,他眉頭一皺,抬眼看了看還在操縱白玉小塔,為三株血玉向陽花化解天劫的海布利,轉身便往外沖去。

    “大人,此間事了,我先去幫幫巴扎爾。”

    楚凡眼中閃過凌厲之色,居然有兩個玄塵宗的修士,在一邊迎戰魔族,一邊悄然盯上了司馬徒風。

    特別是一個挽著玄階靈弓的一個金丹境修士,手里的箭尖已對準了司馬徒風的后背,明顯不懷好意。

    司馬徒風雖有幾個同伴在側,但在與眾多魔族激戰之際,根本意識不到有其他的人族修煉者會算計他。

    混入了氣息混亂的戰場,不用擔心海布利發現不對,楚凡這才放心召出了長生劍。

    “臭小子,小心背后的冷箭!”

    長生劍化為了一道流光,激射而出之際,楚凡眸光一斂,緊急向司馬徒風傳音道。

    話音剛落。

    那位玄塵宗高手,還真悍然向司馬徒風下了黑手。

    剛一拳逼退身前的一個筑基境魔族士兵,腦中突然傳來楚凡那道熟悉的聲音,司馬徒風一怔之際,不及多想,回身一拳打出。

    “轟……”萬斤拳勁,將乍現的一道金色箭支轟開之時,他那八臂龍魔煉體之術鍛煉出的鐵拳上,亦是撕裂出一個不小的傷口。

    司馬徒風不顧手上的傷勢,抬眼一掃。

    “啊!”

    不遠處一個手挽靈弓的中年人按在丹田處,發出了一聲凌厲的慘叫。

    僅看其面容,司馬徒風便認出這個剛才向他背后射出冷箭的人族修士,乃是玄塵宗的執法長老茍武。

    在唐吉安的師父茍武到來后,司馬世家的幾個同伴沒少提醒他要提防這等睚眥必報的小人。

    他也不顧慘叫中的茍武,目光還在一晃而過。

    看到一把貌似有些眼熟的黑色長劍,在一個向他微微頜首的魔族手中收起,司馬徒風不由一愣。

    “老……老大?”

    向一個魔族傳音,司馬徒風感覺自己很無稽。

    “玄塵宗修士剛才想對你不利,自己小心點。”

    楚凡感應著海布利的動靜,指了指唐吉安的方向,警告一聲之時,直接轉身離去。

    天劫有結束的跡象,收割三朵血玉向陽花正當時。

    “臥槽,真是老大,他還活著。”

    司馬徒風目光移向驚慌沖向茍武的唐吉安時,他臉上已露出了狂喜之色。

    雖然不知道楚凡為什么會變成一個魔族的模樣出現在這里,但能夠一劍廢掉茍武的強者還真不多。

    見楚凡大步回歸那有著一名恐怖的四臂魔將的空間,司馬徒風當然不會傻到追上去。

    不過,他很快在那個方向上,聽到了一聲狂怒的獅吼聲。

    楚凡開始收割勝利果實了。

    當海布利正在調息著準備收取三株血玉向陽花時,正好看到飛奔向自己的楚凡。

    一時間,他眼中雖有疑惑,但卻并未阻止。

    直到,楚凡暴露出真正的實力,突然加快速度,如同鬼魅般將他面前的三株血玉向陽花奪走后,他這才察覺到了不對。

    “你在干什么,贊布羅,不對,這股氣息……你到底是誰?”

    這一刻,在雷劫煙消云散之際。

    灌滿了精髓魔氣的水池邊上,楚凡抓著手中的三株連枝帶花的血玉向陽花,深深的吸了一口,經歷了天劫的極品魔植,品質乃是上上之選,不亞于他前世自己培育出的碩果。

    “居然有人敢搶奪我海布利的寶物,你這是在找死。”

    四臂魔獅搖著獅頭,他雖發出了笑聲,但在全力感應著楚凡的身體。

    “嘭……”楚凡一發力,直接將身上那從死鬼贊布羅那里弄來的盔甲崩碎開來,好整以暇將三株極品魔植放入了青銅古戒。

    這時,四臂魔獅海布利終于是曬笑一聲。

    “人族?

    尚未結成元嬰,也敢肆意妄為?”

    楚凡面容恢復原形,亦是讓小白將那股覆蓋在他身上的黑暗魔氣斂起,海布利自然可以輕松感應。

    “很好,能成功蒙騙過偉大的海布利大人,應該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驕傲了,我會把你的骸骨,吊在魔獅家族的城頭,作為對你的獎賞!”

    也就是怕楚凡出手毀傷了三株血玉向陽花,海布利剛才才沒有立即動手,這會兒看到經歷了天劫的魔植都被放入了青銅古戒之中,他終于是殺氣騰騰。

    

26选5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