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生活在港片世界 > 第四百九十章 滿漢全席大賽(十八)
    “真是伉儷情深呀!”

    黃榮收起電話,笑瞇瞇的問:“不知道你老公看到那部相機里的照片,會作何感想呢?”

    女人神色一變,趕忙撲到他腳邊,悲戚哀求:“不要,千萬不能讓我老公知道,我求求你,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哼哼!”

    從鼻孔里哼笑兩聲,黃榮翹起二郎腿,俯視著她:“那就要看你的表現了。”

    女人沉默了片刻,隨即面若死灰的將被子緩緩拉開。

    “靠!你當我什么人?我可沒有那個阿三那么生冷不忌。”

    黃榮臉色一沉。

    女人聞言,趕忙將被子重新裹住,屈辱的嗚嗚哭了起來。

    哪怕是被拍裸照,也沒有黃榮的這句話對她傷害更深。

    替她掖好被子,黃榮拍了拍她的臉,獰笑說:“我是讓你搞定你丈夫,不要讓他大嘴巴,不然的話,我就把這些照片登報!讓全世界的人都欣賞欣賞你的身材!”

    不多時,車子已經來到了快易車場的門口,這里距離宏聯車場不遠,可以看到那里的情況。

    “那個誰?”

    黃榮指了指史蒂芬周。

    “老板,史蒂芬周啊!”

    史蒂芬周指著自己賠笑說:“還是你幫我取的名字。”

    “隨便啦!”

    黃榮無所謂的說:“你去宏聯門口盯著,注意別被發現了。”

    史蒂芬周笑容一僵,隨即點頭,笑容不變:“好,我現在就去。”

    說著,他將手中的衣服放了下來:“這是她的衣服……”

    “好啦好啦!快點去!”

    黃榮擺了擺手,連聲催促。

    史蒂芬周訕笑著下了車,偷偷向宏聯車場的門口摸了過去。

    坐在車里,黃榮看著史蒂芬周的背影,沖瘦高男囑咐:“這小子的心性得再磨一磨。”

    瘦高男附和:“我看也是。”

    咚!

    一個重物落地聲忽然響起,眾人嚇了一跳,連忙矮下身子,偷偷向車外看去。

    黃榮扶著瘦高男的肩膀,有意無意的將他推在身前,警惕的向車外環視了一圈,卻什么也沒發現。

    “搞什么?”

    他直起身來,拍了拍瘦高男:“你下去看看。”

    瘦高男有些心虛,便朝副駕駛座椅踢了腳:“你下去看看。”

    那手下猶豫了下,還是推門下了車,圍著車轉了一圈,小心檢查了車頂和車底,卻什么也沒發現。

    回到車前,他拉開副駕駛車門,坐了進去,回身匯報:“老板,什么都沒……”

    他話說到一半,卻看到黃榮的身邊多出了一個高大強壯的陌生男人。

    “我丟……”

    他驚呼一聲,但聲音才出口,就瞬間轉弱,隨即變得無聲,因為那男人在他開口的一瞬間,就抬手打了個響指。

    “安靜。”

    在費南的命令下,他的眼神瞬間恍惚,和車里其他人一樣,都陷入了被催眠的狀態。

    審視了下同樣處于恍惚狀態的女人,費南從黃榮身旁手下那里拿過了相機,將膠卷取了出來。

    黃榮這家伙是干過攝影師嗎?這么喜歡用照片來要挾人?

    “艾薇。”

    費南叫了女人的名字。

    女人將臉轉向他,但眼神依舊恍惚。

    “下車。”

    費南平靜命令。

    女人緩緩走下車去,被子從身上滑落也沒發覺。

    費南對她半老徐娘的身體沒什么興趣,只是撿起她的衣服,丟給了她:“把衣服穿上。”

    迷迷糊糊的穿好了衣服,女人站在車外,一臉迷茫。

    費南下了車,回身看著車上的黃榮等人,摩挲著下巴。

    這些家伙三番兩次玩陰的,得讓他們長點記性。

    想著,他忽然又打了個響指,車內眾人紛紛轉臉看向他,眼神空洞。

    “黃榮,下車。”

    他開口命令。

    黃榮隨即起身,走下車來,站在了他面前。

    “李大龍,下車。”

    費南看向他后座上的手下。

    隨著他一個個命令,黃榮和他的手下們紛紛下了車,站在他面前,站成了一排。

    “脫衣服。”

    他又命令。

    黃榮眾人應聲而動,紛紛將身上的衣服全部脫了下來,一件不剩。

    站在寒風中,他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但卻渾然不覺。

    指揮著他們,把衣服都拿起來,來到了遠處的廢棄水渠旁,丟了進去。

    黑暗中,一隊裸男跟著一個高大男人悄無聲息的行走著,這場面頗為詭異,但卻無人看到。

    讓他們重新回到車里,坐回原位坐好,費南才打了個響指,讓他們陷入了昏睡。

    女人依然等在車邊,費南調出地圖看了眼,陶臻的車已經快到宏聯車場了。

    將她帶到路邊,費南拿出膠卷看了看,塞進了她手里,隨即對她給出指令:“沿著這條路一直走,第一個觸碰你身體的人會喚醒你。”

    說罷,他便在她耳旁打了個響指。

    女人應聲而動,按照費南的指令,沿著路邊,向著宏聯車場的方向走去。

    地面上碎石子和枯枝敗葉滿地,她卻渾然不覺,恍恍惚惚,只顧行走。

    費南留在原地,看著她緩緩走遠。

    宏聯車場對面,史蒂芬周躲在暗處觀望,無意的回頭看了眼,卻忽然看到那女人從后方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喂!偷跑呀你!”

    他低喝了聲,沖了過去,直接將女人一把抓住。

    被他抓住胳膊,女人激靈了下,回過神來,扭頭看清他的面孔,瞬間嚇得大叫了起來。

    “不許叫!”

    史蒂芬周想要去捂她的嘴,但卻沒法制住她,女人拼命掙扎,大呼救命,宏聯車場的門房忽然亮起了燈。

    史蒂芬周有些慌亂,他看到女人面上亮起,回頭看去,卻是一對車燈從路口轉了過來,一輛車子正在駛近。

    不敢再停留,史蒂芬周松開了女人,轉身就跑,鉆進了巷子里,不見了蹤影。

    女人脫困,趕忙沖著車子跑去,口中大喊救命。

    車子嘎吱一聲停在了她身前,陶臻焦急推門下車:“老婆!”

    女人看到他,腳下一軟,便癱坐在地上哭嚎了起來。

    不遠處,費南站在黑暗中,看著陶臻和他老婆的光標匯合,便轉身離開了。

    那個叫周阿生的光標并沒有引起他的注意,對于他而言,那只不過是一個漏網之魚罷了,沒必要浪費時間。

    女人被陶臻扶起,坐進了車里。

    忽然一個膠卷從她手中落下,陶臻彎腰撿起,疑問:“這是什么?”

    看到膠卷,女人的表情有些疑惑,像是忘了什么一般,抹著眼淚說:“我不知道……”

    陶臻沒再多問,只是將膠卷塞進了口袋里,口中嘟囔重復:“人沒事就好,人沒事就好。”

    說著,他便上了車,掉頭迅速離開了。

    不知過了多久,不遠處的快易車場附近的一輛面包車中,傳來了一陣男人驚怒的叫罵聲,響徹云霄。

26选5开奖结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