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一章 中秋節
    今年中秋節太陽盆派出所里依然是李默值班,不是領導欺負他,去年也是他自己主動要求值班的,因為他沒地方可去,反正他從上班開始就住在派出所里,沒有家人,過不過節的對他來講跟平時一樣。
    輔警大牛早就在寢室里面鼾聲大作,只有他自己坐在值班室里抽著煙,透過窗戶看向天空,他正在試圖努力的把口中吐出的煙圈打在窗戶上同月亮對稱到一起,煙灰缸里的煙頭已經堆成了山,他感覺腮幫子有些疼。“咕...咕...咕...”李默的肚子有些不高興,正在對他晚上沒吃飯的事表示抗議。李默看了看桌子上所長給他買的月餅,然后又看看手腕上那塊“價值不菲”的手表,晚上八點零五分了,摸了摸肚子,掐滅煙頭,熟練的從柜子里拿出來泡面、火腿腸和榨菜,這屬于標配了,更高配一點的時候他還會再加一個鄉巴佬的鹵蛋。李默認為發明泡面的人絕對是個警察,因為在加班的時候這東西太管事了,吃一口熱乎面再喝一口熱乎湯,再來一口火腿腸和榨菜,面只泡到八分軟,火腿腸不要泡進湯里,榨菜放半袋進泡面里然后留半袋,絕對是美味,吃起來簡直太爽了。
    正當李默在享受他中秋節的晚餐時,白色的車燈光亮從派出所院里晃進了值班室,李默抬頭掃了一眼,然后就像剛才看桌子上的月餅一樣,再沒看第二眼。
    “哎呦喂!還是晚了一步,快別吃泡面了,我給你帶的燒烤,還有海鮮。”張良一邊說話一邊走進值班室。
    張良是李默的發小,李默“李黑狗”的外號就是他起的,這哥倆從小玩到大,是同學又是哥們,兩家是世交,倆人的爺爺是一起上過戰場的生死之交,退伍之后張良的爺爺選擇了去公安局上班,而李默的爺爺卻選擇了回鄉種地,張良的父親張建林后來也繼承了衣缽當了警察,現在任北山市公安局的常務副局長,正處級干部,而李默的父親后來當了太陽盆鎮中心學校的歷史老師,李默九歲的時候學校著火,他爸和他媽一起救火,結果學生都安全出來了,他倆卻被悶在里面熏死了,讀高中的時候爺爺奶奶也因病相繼去世了。
    后來李默高中畢業參軍入伍,張良考了警校,再后來,在張建林的指導下倆人一起考了警察。
    “我估摸著你也快來了,我這先準備點主食候著你呢……”李默一邊說話一邊接過張良手里的東西。
    “哎?黑狗,我車上有啤酒……你要不要整點?”張良小嘴一咧給李默了一個眼神。
    “快拉倒吧大少爺,我這可是值班,一會讓督察來給我督著,往局里一通報!那我就完犢子了。”說罷李默擼起一串大腰子,嚼起來那叫一個香。
    “怕啥啊?有我呢,你要是點背被抓著了我給你說情,怎么樣咱倆整點?”張良雙手拿起李默的泡面“簌溜,簌溜”喝了兩口湯。
    “拉倒吧,今天不喝了,大牛不會開車,這喝了酒一會再有報警的,開車不安全。”此時李默已經吃掉兩串大腰子了。
    “那行吧,那我自己喝了啊?你可別饞,你給我留兩串腰子,我在家也沒吃多點東西。”張良抓起一串腰子邊吃邊出去上車拿酒。
    李默用泡面湯陪張良喝了三瓶啤酒,其實第二瓶的時候泡面湯就見底了,后來李默又添了點熱水涮了涮泡面桶……
    “對了,我爸有事讓我問你。”張良臉色微紅。
    “領導有什么指示?”李默正在努力用牙簽摳著剛才折在牙洞里面的牙簽頭兒。
    “我爸說下個月市局要從基層遴選專業人才調去市局,讓我問你想不想去。”張良點著一根煙吞云吐霧起來。
    “完了!完了完了……”李默表情嚴肅大聲說道。
    “咋地了?什么完了?”張良被他嚇了一跳。
    “這根牙簽頭兒也折里面了,這下完了,徹底摳不出來了……”李默說道。
    “臥槽……我跟你說正事呢,你聽沒聽啊?”張良一臉無奈。
    “你說啥了?”李默一臉懵圈狀。
    “拉倒吧,別跟我裝犢子了,我知道你不樂意去,我跟我爸說了八百遍,他不信,偏得讓我再問你一遍。”張良瞅了一眼煙灰缸,然后把手伸向李默的泡面桶彈了彈煙灰。
    “替我謝謝領導,我在這挺好,離我爺爺奶奶和爸媽近,去看他們方便。”李默咧嘴一笑。
    “事是這么個事,但是你也不能一輩子就窩在這吧?”張良說道。
    “那有啥不能的,在這不挺好嗎?有吃有喝,有山有水的,有泡面有香腸,有殺豬的老娘們兒,也有跳廣場舞的老爺們兒,不比市里差。”李默剛要掏自己的硬包長白山,結果頓了一秒之后把手伸向了張良的玉溪。
    “行了大哥,我說不過你,你隨便吧,反正我爸早就說過了,你啥時候想去市里了就跟他說,他給你想辦法,我是幫不上忙,行了,我不跟你扯了,我得睡覺了,你收拾收拾吧。”說罷張良熟練的去了寢室,然后在李默床上躺下了。
    李默又續上了一根煙,然后來到院子里,用力吸了一口煙,抬頭看向月亮,吐出了一個煙圈,煙圈越來越大,緩緩的飄向天空,然后把月亮套了進去,李默欣慰的笑了一下,這時忽然一陣小涼風把煙圈給打開了一個口子,口子越來越大,煙圈變了形,月亮被煙給熏的急忙鉆了出來……李默摸了摸自己有些發酸的腮幫子,笑了笑。
    大牛和張良倆人的呼嚕聲此起彼伏,在院子里聽了個一清二楚,李默是毫無睡意,院子里涼風習習,附近住戶家里歡鬧聲清晰可聞,一句每逢佳節倍思親,此時在李默心里涌現出來,在這個派出所的小院里,他顯得格外孤獨。
    對于這個一星期報警不超過三次的太陽盆鎮來講,通常節假日更不會有什么警情了,就算是報警電話響了,一般也都是值班局領導或者督察測警。
    值班室報警電話“鈴鈴鈴”突然響了,李默扔掉煙頭,小跑回值班室,心想差不多應該是測警。
    “喂?您好!太陽盆派出所!”李默走到門口的時候輔警大牛已經在寢室用另外一部座機接起了電話。
    “嗯……嗯!好……多大歲數?在什么位置?聯系電話是多少?好,好,我們馬上過去。”大牛一邊應著電話里的說話聲,一邊熟練的用筆在本子上記著東西。
    這時張良也醒了,問道“有報警的了?咋回事?”
    “富民村的村主任,說是村里有三個孩子吃過晚飯出去玩現在都沒回去,爹媽在村里挨家挨戶都找遍了,一個都沒找著,據說有人看見三個小孩進了后山的樹林子,一個十三歲,另外兩個十一歲。”大牛邊說著邊和李默各自穿上了單警裝備。
    “走!趕緊去!”李默抬腳就要走。
    “我呢?我去給你倆幫忙啊?”張良鞋還沒穿好,就要跟著往外走。
    “你別跟著去了,我倆先去看看,需要你幫忙再給你打電話,你在所里幫我倆看著家,有啥事給我打電話!”李默頭也沒回就直接走出去了。張良站在門口掏出一根煙還未點著,閃爍的燈光已經出了小院……
    
26选5开奖结果查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四川体育彩票七星彩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8月30日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度 买股票怎么赚钱 最新的pk10app下载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 辽宁体彩十一选五 500万彩票下载app 云南时时彩正规吗 支付宝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 查询 浙江11选5有什么问题 宁夏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那个时时彩平台返奖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