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四章 重生
    不知過了多久,李默醒了過來,準確的說,李默是被腦袋疼醒的,他緩緩的睜開眼睛,也許是躺太久了,腦袋疼痛欲裂,雖然視力稍有些模糊,但他還是看清了在他床邊有個人在坐著抽煙,并且還把煙都吐在了李默的臉上。
    “我這是在哪呢?”李默嗓子很干。
    “臥槽,你醒了啊?太神奇了兄弟!”張良激動的站了起來。
    “就你這么往我臉上吐煙,我就是死了也得讓你給嗆活了。”李默白了他一眼,咳嗽了幾聲。
    “你這是在市醫院呢,我還尋思你以后就是植物人了呢,我怕你成了植物人抽不了煙,所以這兩天我一抽煙就往你臉上吐,尋思讓你解解饞。”張良一邊說一邊走到門口大喊道“大夫!大夫!李默醒了!快過來啊!”
    “咋地了,我特么是猴啊,你這吵吵把火的讓人家來,能不能先給我整口水喝。”李默動了動身子,結果各個關節都咔咔的在響。
    “行行行……”張良拿了瓶礦泉水上前要喂給李默。
    “你要干啥?喂我啊?我手又不是殘廢了,用得著嗎?給我,我自己喝,你別再給我嗆死了……”說罷李默伸手去接張良手中的水,就在李默的手指輕輕碰到張良手指的一瞬間,李默就像被過電了一樣,身上打了個冷顫!然后腦海中出現了一個畫面,雖然只是一晃而過,但是在李默腦子里卻異常清晰。
    “你咋地了?喝水啊?”張良看著瞅他發愣的李默問道。
    “沒……沒咋滴……想起個事……”李默說道。
    “想起來啥事了?”張良問道。
    “小伙子,你這真是個奇跡啊!我們還以為你最好的結果就是個植物人呢……”一名滿頭白發的醫生身后跟著五六個醫生和護士,進到病房就對李默說道。
    “周院長,您過來了。”張良微微一笑很禮貌的跟這個白發醫生打著招呼。
    “當然要過來了,你這好朋友醒過來了,我才好跟你爸交差啊,哈哈哈,再說了,這位警察同志是我們的英雄,能給他醫治好了是我的榮耀啊。”周院長說道。
    “李默,這位是咱們市醫院的周院長,是咱家老爺子的好朋友,你能活著可是多虧了周院長呢。”張良向李默介紹。
    “給您添麻煩了周院長,非常感謝您!”李默起身跟周院長握手。
    “小伙子,你就別跟我客氣了,救死扶傷是我的職責,你這昏迷了還不到四十八小時就醒了,已經是奇跡了,這兩天除了你胳膊上有幾處灼傷,其他身體機能都很穩定。對了,快點,你們幾個抓緊給李警官再做一下身體檢查。”周院長說罷,身后的幾個醫生和護士,就上前開始給李默做檢查做記錄。
    檢查過后,周院長綜合了各項檢查結果,告訴李默“從今天開始想吃啥就吃點啥,想喝點啥就喝點啥吧。”
    “咋地了周院長?這給哪檢查出來毛病了,治不了了啊?”張良一臉懵逼的看看周院長又看看李默。
    “誰說檢查出來毛病了?誰說治不了了啊?我的意思是告訴你,讓他想吃啥就吃啥,想喝啥就喝啥,他現在身體是一點毛病都沒有,狀況非常好,再觀察兩天就能出院了。”周院長咧嘴哈哈直笑。
    “哦,是這么回事啊?哈哈哈!”張良恍然大悟,然后陪著笑給周院長送出了病房。
    “兄弟,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大牛跟我說,當時那一道閃電,把那個洞口都給劈塌了,你卻一點事都沒有!真是神了啊!小時候就聽老人講那山里邪乎的要命,你這次可真是撿條命啊,以后可不能這么虎了啊,對了,我得給我爸,還有大牛打個電話,告訴他們一聲,大牛可一直惦記著你呢。”說罷張良掏出手機跟張建林匯報李默的情況,隨后又給大牛打了電話,隔著電話李默都能聽見大牛在另一頭興奮開心的聲音。
    周院長離開之后李默一言不發,剛剛就在周院長跟李默握手時的幾秒鐘里,剛才那種過電的感覺又來了,但是李默這次有了心理準備沒有讓其他人察覺到,這幾秒鐘的時間里,李默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很多片段。
    他躺在床上,腦海里一遍一遍的閃過剛才同周院長握手時涌現出的畫面。他很驚訝自己腦子里所涌現出的東西,他也在不解為什么會突然這樣,也許是自己腦子被雷劈壞了吧?
    “尋思啥呢你?咋滴?是不是哪不舒服啊?我去叫大夫過來給你瞅瞅啊?”張良見李默躺在床上發呆。
    “沒事……我有點餓了,給我整點吃的唄?”李默對張良說道
    “行,想吃點啥?我去給你買去,你……想不想喝點?”張良給了他一個眼神。
    “嗯……也行……”李默應到。
    “哈哈哈,瞅你那死出,等著吧,我去去就回!”說罷張良出了病房。
    其實李默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讓自己能夠安靜思考的空間,可是這種感覺突然的出現讓他過于不解,根本就是百思不得其解啊,這是咋回事啊?一定是錯覺。既然自己被雷劈了身體還完好無損,那這事絕對沒那么簡單啊,說不定就是給他哪根神經給劈壞了。
    李默站在窗前看著樓下人來人往,恰巧張良從醫院走出去上了車,唉!自己現在身邊最親近的也就是這個發小了,待自己始終如一,比親兄弟還親。
    醫生和護士見到張良手里又是燒烤又是炒菜又是啤酒白酒的可是嚇了一跳,護士長緊忙上前攔著張良,“張警官你這是干啥啊?”
    “哦,李默餓了,想吃點東西。”張良停住了腳步。
    “李警官剛剛醒過來一個多小時,還是吃點流食比較好,這些東西不利于他身體恢復,不過,就算他能吃這些東西,可是你手里拎著酒是干啥?。”護士長一臉懵圈。
    “哦,我怕他吃東西噎著,整點酒好給他往下順一順。”說罷張良就自顧往前走。
    “不行,絕對不行!周院長囑咐過一定要照看好李警官,他剛醒過來,身體各項指標都不是很穩定,少吃點油膩的東西也就罷了,這酒絕對是不能喝!出了問題我可擔待不起。”說著話護士長就上前攔張良。
    “放心吧,我兄弟雷劈都沒死,喝點酒能咋滴,沒事,你就當不知道,要是周院長知道了,我給你兜著。”張良躲開了護士長,連頭都沒回直接進了病房。
    這護士長雖然年輕可她心里也是清楚的,剛才見到了這個張良和院長的關系不一般,再說這高干病房也不是一般人就能住的,攔不住人家也沒辦法,太過于認真也是得罪不起,還是算了吧,權當沒看見。
    李默從廁所出來見到張良正在茶幾上收拾飯菜,還有那一地的啤酒白酒說道“你這是要撐死我還是要喝死我?”
    “你個沒良心的,你以為這兩天我吃飯了啊,看你那死出我連口水都喝不下去,快上桌,別墨跡了。”
    說罷張良用牙起開一瓶啤酒遞給李默,然后又給自己起了一瓶“來,兄弟,祝賀你重生!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啊!哈哈哈”
    李默看看手中的啤酒,又看看一臉笑容的張良,內心說不出的復雜,他伸出手中的啤酒和張良碰在一起,說道“對,重生!”
    
26选5开奖结果查 教我怎样炒股 河南省快三跨度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大学生股票分析范文 江西快3综合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360 封闭式基金 湖北快三推荐号预测 12022排列3梅春预测 中国联通股票 江苏福彩快三遗漏走势图表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开奖分布图 格力电器股票分析报告 云南十一选五200期 时时彩平台哪个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