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十一章 老柳太太
    “哎呦我滴老奶奶呀,可是給您盼回來了,您怎么還親自來家里了啊,打個電話過來,我和孩子爸就帶著孩子過去了,怎么能讓您親自往這旮旯地頭跑啊。”瑞瑞媽拉著老柳太太的手不好意思的說道。
    “咋地?是不是看我歲數大了怕我腿腳不行啊?還是怕我賴著你家住著不走啊?”老柳太太說道。
    “那敢情好啊老奶奶,想求您來家里住一住,伺候您幾天都沒那個機會呢。”瑞瑞爸也難得的一臉懶笑。
    “那不就得了?孩子在哪了?先讓我看看孩子。”老柳太太認真的說道。
    “對,先讓奶奶看看孩子,看完了再嘮嗑。”說話的人跟在老柳太太身后,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短發女人,李默認得這個人,她是老柳太太的孫女,前兩年嫁到外地了,到派出所遷戶口的時候還是李默給幫忙跑的手續,結果今年離婚了又遷回來了,現在她平時就跟在老柳太太身邊伺候她,然后給她打打下手,名叫黃小玲。說罷,她就扶著老柳太太往屋里走。
    一看是老柳太太來了,李默也趕緊迎了出去。
    “柳奶奶,小玲姐。”李默站在門口躬身微笑著跟老柳太太還有黃小玲打招呼。
    “哎呦!我說剛才怎么一進院就覺得這屋里面正氣兒足足的,原來這是有咱穿官衣的衙門人在這啊!”老柳奶奶笑著說道。
    “柳奶奶您可別笑話我了。”李默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
    “我可沒笑話你的意思啊臭小子,這兩年怎么不去奶奶家玩了啊,是不是當了警察瞧不起你柳奶奶家的破門檻了啊?”
    “奶奶,你可別逗人家李默了,都給人家整不好意思了,前段時間我去辦戶口時候人家還跟我問你來著,人家派出所老忙了,哪有那么多閑工夫可哪溜達玩啊?”黃小玲搶先說道。
    “哈哈哈,這臭小子還認得你柳奶奶就行,不忙了就來奶奶家坐坐,呦!這老懷家小子也在這呢,奶奶這過年過節可沒少吃你家燒雞啊哈哈,這個丫頭是誰家的?模樣咋這么俊呢?這眉毛和眼睛……你跟老莫家是啥關系?”老柳太太笑著說道。
    “柳奶奶好!我是莫德發家的姑娘,我叫莫蔚菻。”
    “哦,看來我這老花眼還行啊,你知道你這個名字是誰給起的嗎?”老柳太太問道。
    “小時候我媽跟我說過是柳奶奶您給起的名,謝謝柳奶奶。”莫蔚菻說道。
    “這丫頭真懂事,對了,你們幾個怎么在這啊?”老柳太太問道。
    “哎呦喂,老奶奶您可是不知道啊,那天瑞瑞在山上走丟了,多虧了這李警官和懷警官上山給找回來的,李警官還在山上受傷了,我們兩口子還沒來得及去看人家,人家這剛出院就先來家里看孩子來了。”瑞瑞爸緊忙說道。
    “找孩子那天晚上是你讓……是你受傷了?那身子骨沒啥事吧?”老柳太太那“讓雷劈了”四個字硬生生給咽了回去。
    “嘿嘿,是我,不過好在沒啥大事。”李默聽出了老柳太太說了個半截話,于是笑著答道。
    “一點事都沒有?”老柳太太似乎不太信,又問了一遍。
    “奶奶你看,我這不好好地嗎?放心吧,身體好著呢!”李默站在老柳太太跟前轉了一圈給她看。
    “那就好,那就好,哎呀!都站累了,咱先進屋看看孩子,一會兒咱們娘幾個再嘮唄?”老柳太太笑呵呵的看著其他人說道。
    “好好好,進屋進屋!先進屋!”瑞瑞爸緊忙說話。
    房廳不大,老柳太太腿腳慢步子小,也不過四五步便進了西屋,黃小玲捂著鼻子,看了看李默然后皺了皺眉頭笑了一下跟著瑞瑞爸媽進了西屋,屋子小,站不開那么多人,李默、大牛和莫蔚菻都站在門口沒進屋,老柳太太上了炕,盤腿坐在瑞瑞身邊,黃小玲站在一旁,瑞瑞媽也上了炕。
    老柳太太把瑞瑞的被子掀開半截,瞅了瞅,然后皺了皺眉頭,給黃小玲遞了個眼神兒,然后黃小玲從挎包里面掏出來一個黑色的黑布兜遞給了老柳太太,老柳太太從里面拿出來一個紅布包,打開之后一個古銅色的小香爐展現在人們眼前,她把香爐放在了手里握著,然后轉頭對瑞瑞爸說道,“孩子他爹,把炕桌搬上來在窗臺跟前擺好,再去給裝碗大米過來,我要用!”,瑞瑞爸聽到老柳太太的話緊忙點了點頭,然后去屋子的一個角落翻騰起來,片刻的工夫,他盛了一碗大米過來,黃小玲接過之后又遞給了老柳太太。
    老柳太太把碗里的大米熟練的倒進了那個小香爐里面,正好裝了個滿滿,然后她輕輕的把香爐放到了炕桌上,她又從黑布兜里面拿出來了一個紅色的像是牌位一樣形狀的東西和一小捆香,也都放在了炕桌上擺好。牌位擺正之后只見老柳太太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隔空對著牌位像是比劃著寫了幾個字,然后她又從衣兜里掏出來了一盒火柴,抽出了三根香點著了,雙手持香舉過頭頂向牌位拜了三拜,然后插在了盛滿大米的小香爐里面,三根細香緩緩的飄出白煙,眨眼的工夫就蓋住了屋子里大半的尿騷氣味,讓人呼吸起來也舒服多了。
    看到這李默邁進了屋子,黃小玲看了一眼李默,然后側身給他讓了塊地方,于是他就悄悄的站在了黃小玲身邊。在東北農村這樣的事情還是比較常見的,也別是老一輩的人們都是見怪不怪的,也只有像李默和大牛他們這個年紀見到這種事比較感興趣。大家都在安靜的看著老柳太太盤腿對著窗戶一步一步的做著自己的事,雖然除了黃小玲最清楚老柳太太是在干什么,其他人其實都是一頭霧水,搞不清楚老柳太太在干什么。
    老柳太太雙手合十,口中小聲念念有詞,李默忽然發現香頭的白煙不再直直的向房頂升起了,而是三個香頭的白煙一齊向窗戶的方向飛去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老柳太太停止了說詞,李默正在犯嘀咕尋思著這香頭是咋回事呢,讓他驚訝的一幕出現了!他只感覺窗戶突然亮了一下,就好像相機的閃光燈一般,他眼前被一陣金光晃了一下,只見一位身穿金色道袍頭頂發髻的中年男子盤著腿懸空而坐,從窗外飄了進來懸在窗戶跟前的炕桌上面。
    李默被這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雖然二十多歲的人了,可是何曾見過這等神奇的景象,他張著大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個懸在空中的金袍道長好像注意到了李默,先是疑惑的皺了一下眉頭,后來又舒展開沖著李默笑了一下點點頭。老柳太太此時也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李默緊接著又把頭扭回去了,她應該也是有些不解為什么這金袍道長會給李默這么個表情吧,李默見老柳太太回頭看了他一眼,他一下子閉上剛才被驚掉的下巴,然后咽了一口唾沫,悄悄的向后撤了半步。黃小玲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用身體擋在了李默的身前。
    待金袍道長坐定,老柳太太轉過身子面對瑞瑞坐著,伸手將瑞瑞的手腕攥在了手里,一副老中醫號脈的架勢,而懸在炕桌上面的金袍道長則微閉雙眼呈打坐姿態。半分鐘過去,老柳太太松開手,然后給瑞瑞掖了掖被子,對身邊的瑞瑞媽說道,“這孩子是走丟那天夜里給嚇掉魂兒了,身上的三魂七魄不全乎,所以才這樣的,今晚上得給孩子叫魂兒。”
    “叫魂兒?”一直不敢吱聲的大牛在門口驚訝的說出了聲。
    “對!叫魂兒!”老柳太太一臉嚴肅的說道。
    
    
26选5开奖结果查 快三登录平台官网 快乐10分复式计算器 湖南福彩动物一定牛 深圳风采轩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湖北11选5任选三遗漏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小说 01开奖直播现场香港播 江苏11选5投注 14号河北快3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一定牛基本开奖 陕西快乐10分电子屏 北京十一选五五码分布 股票指数 计算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白小姐六肖选一期期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