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十四章 后腦勺
    李默和老柳太太幾個人在瑞瑞家吃過晌飯,正在院子里準備上山用的東西,張良給李默打來電話,“你上哪去了?”
    “我在太陽盆。”李默說道。
    “你怎么又去了?昨天落東西了嗎?”
    “沒落東西,我來找大牛有點事情。”李默說道。
    “那個,我爸說晚上要請你吃飯。”
    “領導要請我吃飯?我今天可能回去不了啊兄弟。”
    “為啥啊?咋地?你還要住在那啊?你是不是在那會女朋友呢?你讓大牛接電話,我問問是不是你倆在一起呢。”張良說道。
    “我沒跟你開玩笑,我確實有事情要辦。”
    “那你得告訴我什么事,要不然老爺子那邊我可給你請不了假……”張良威脅的說道。
    “我……”李默有些開不了口。
    “你什么你啊?到底是啥事啊?連我都不能說?完了,完了完了,我看這兄弟感情是完了,你李黑狗居然還有不能跟我說的事了。”張良在電話里大聲喊道。
    “你別吵,我跟你說還不行嗎?我。。。我和大牛準備再進一趟山。”李默小聲說道。
    “再進一趟山?李黑狗!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還是那天被雷給劈壞了?上次差點送了命,還不長記性?還要去?咋地?你那天晚上把腦子落山里了啊?”張良一聽頓時在電話里就急了。
    “對,我把腦子落山上了。”
    “好!就算你把腦子落山上了,那我告訴你也不用去找了,回頭我給你買個核桃裝腦袋里面就行了,我看你這腦子也就核桃仁那么大點兒!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讓我爸知道了非得罵你不可!”
    “好了好了,我確實是有原因的,必須要去,大少爺你就行行好跟領導請個假,等我回來了,我請領導吃飯,行不?”
    “李黑狗,別說兄弟我不講究,這個假我可以給你請,但是你得答應我一件事!”張良說道。
    “別說一件事,一百件都行,你說吧,啥事?”李默說道。
    “你得帶我一起去!”
    “啥玩應?帶你一起去?”李默驚訝的問道。
    “對!帶我一起去!”
    “你跟我去干嘛啊?”
    “怎么?怕我給你添累贅啊?我樂意陪你行不行?我得看著你點,你再有點什么事我擔待不起,我爸安排你跟我一個單位又安排你跟我一起住,你心里不清楚是啥意思嗎?”張良問道。
    “啥意思啊?”
    “這不就是讓我看著你嗎?行了,別說這個那個的了,你現在在什么位置?我收拾收拾馬上過去找你。”
    “我……唉!……好吧,我一會給你發位置。”李默也真是拿這個大少爺沒辦法。
    老柳太太臨走前又跟瑞瑞爸媽交代了一遍上山的時間和叫魂兒時候必須注意的事,至于黃天星跟李默說的事情,李默都已經牢牢記在心里了,萬事俱備,只等日落上山了。
    張良是花高價打車來的,他見到李默在這窮鄉僻壤看著他一臉無語的表情開心極了,他跟院子里每個人都熱情的打招呼,瑞瑞爸聽到大牛介紹張良也是警察,并且還是市公安局的還以為他是李默和大牛的領導,于是客氣的很,一口一個領導稱呼他,于是他也盡量配合著瑞瑞爸這個稱呼,一副官僚的派頭和口氣。張良一會讓李默給他整水喝,一會又讓李默給他拿煙抽,一會又訓他兩句,說他不聽領導安排,私自做主來富民村搞慰問,并且還要上山,如果再有下次就處分他云云,李默也只能在一旁搖頭、嘆氣、苦笑。
    李默總感覺在山里似乎離太陽會更近一些,因為傍晚的時候他感覺太陽特別大,比任何時候都大,李默一點都看不出古人為什么對它那么的崇拜,他也一點都看不出文人筆下那般夕陽西下的意境,李默認為它不像是要落下山崗,它更像是要砸向山頭,毀了地球,總給他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
    “你看這落日像啥?”李默問張良。
    “像個大咸鴨蛋黃,看著好吃其實燙嘴。”張良看著李默說道,李默繼續無奈苦笑。
    “李警官?這日頭要回窩了,咱啥時候走?”瑞瑞爸問道李默。
    “走,現在就出發。”李默扔掉手里還沒抽完的半支煙。
    李默按照上次出警的路線在前面尋著路,后面是大牛,第三是張良,最后面是瑞瑞爸,雖然不是很好走,但一路還算順暢,只是再也找不到當天上山時候開出的那條路了。天漸漸黑了,風更涼了,沒有鳥叫,沒有蛙鳴,四周一片寂靜,就連涼風掃樹葉的“沙沙”聲都顯得那樣輕,大家腳步都很輕,也很小心,倒不是怕驚動什么鬼神,主要是怕驚著了山里的野物。平時在鎮上經常會聽林場的工人說場子里誰誰誰在山里遇到野豬了,哪個護林員又遇到狼了,誰誰誰又遇到熊瞎子了,還有說遇到過老虎和豹子的,不過這大山里的環境你說啥也沒有,也不敢信。
    張良沒拿什么東西,手里就拎著個手電,輕手輕腳的,他沒有李默和瑞瑞爸一樣揣著的心事,因為李默沒有跟他說太多其中的事情,只是告訴他老柳太太讓他上來燒點黃紙感謝一下山神和土地爺,他感覺老柳太太說的挺有道理,不論真假但確實應該來謝謝人家,還說沒準能順便抓個野豬或者傻狍子啥的回去。
    走的時間久了,張良感覺無聊至極,拿著手電四處亂晃,一會兒照照四周經過的大樹,一會兒又照照前面人的后腦勺,手電的光亮照射不出多遠就被黑暗吞噬了,趟著枯枝敗葉深一腳淺一腳的,新買的運動鞋早已經變模樣了,鞋底粘著厚厚的一層夾著樹葉的爛泥,他用手電照了照,那顏色感覺就像屎一樣。張良有些后悔跟著來湊熱鬧了,他看了看表,要是他沒跟來的話這個時間應該和他的護士女朋友一起看電影呢。
    “我說,咱歇會吧,走這么半天了,這深一腳淺一腳的我腳脖子都疼了。”張良一邊走一邊說道,可是卻沒人回答他,他也不想顯著太矯情,所以便不再吱聲。又繼續走了一會兒,明顯感到路越來越不好走了,張良的后背已經被汗水打濕黏在身上,一陣陣涼風在大樹之間穿過,張亮感覺這山里的涼風好像能把人穿透一樣,冷的要命,他打了一個寒顫,頓時一股尿意襲來。
    “報告!我要撒尿!李黑狗,你能不能慢點走?你不累嗎?能不能考慮一下后面隊伍的感受?你當兵的時候沒學過排頭得壓著點步子嗎?不行了,停下歇一會兒,我要撒泡尿!”說罷,張良便停下了步子。李默回頭看了看這大少爺,無奈的搖搖頭。
    “哥,我估摸著也快到了,咱也撒泡尿歇會吧,正好我有點肚子疼,也想方便一下。”大牛說道。
    “行,那就撒泡尿!張叔,咱撒泡尿歇會,抽顆煙再走,時間還趕趟。”李默對瑞瑞爸說道。
    “嗯!好,聽你的,我沒尿,我就在這站著,這深山老林的,要不然咱幾個分開了再回來容易轉向。”瑞瑞爸說罷就把身上的背包放到了地上,然后撿了一截木棒沖前擺直踩在腳下,手電夾在胳肢窩下面始終照著前方,掏出早就卷好了的旱煙點著抽了起來。
    張良正放著水呢,就聽見身后不遠處也有“嘩嘩嘩……”的放水聲,他借著燈光側身一瞅,是李默的身影,于是說道。
    “我說李黑狗,咱能不能講究一點?這樹林子里面這么老高的草稞子,你尿的離我這么近,不得崩我身上啊?你往那邊去點。”
    “你再說話,你信不信我直接過去尿你身上?”李默說道。
    “算你狠……”張良咬著牙邊說邊提褲子。
    撒完尿,倆人一前一后小心的沖著瑞瑞爸的手電光走去。瑞瑞爸還蹲在那休息,手里夾著顆旱煙,李默看了一圈四周,卻沒看見大牛的手電光,于是他喊道“大牛!大牛!你在哪呢?”四周靜的出奇,大牛沒有回應。
    “哎?這小子跑哪拉屎去了?怎么沒動靜呢?”
    “張叔,大牛還沒回來嗎?他剛才往哪邊走了?”李默問道,不過蹲在地上的瑞瑞爸卻一聲不吭。
    “哎?老張同志,領導跟你說話呢,怎么不吱聲呢。。。不過,你這是抽的什么煙啊?味道還挺香的呢,一點都沒有老旱煙的難聞味兒,來給我也整一根嘗嘗。”張良一邊說話一邊湊上前去,在瑞瑞爸身邊站著伸出手要煙,結果瑞瑞爸依然沒回答,只是蹲在那繼續低著頭。
    “我說你咋地睡著啦……快點給我呀……”張良一邊說著一邊蹲下身拿手電懟了一下旁邊的瑞瑞爸,然后順勢晃了一下他的臉。
    這不晃這一下不要緊,看到那張臉之后,只聽張良大叫一聲“臥槽!”然后手電一下子掉到了地上,手電光亮正好沖著瑞瑞爸低下的頭,張良整個人坐在了地上,然后手腳并用開始往后退,嚇得再說不出話來,跟前的李默被張良嚇了一跳,剛要去扶他的時候也看見了瑞瑞爸,結果他也被嚇了一跳,因為那分明就稱不上是一張臉!
    “臥槽,他怎么兩面都是后腦勺?!!”張良終于把噎在嗓子里的這句話說了出來。
    
26选5开奖结果查 湖北快3和尾走势图 十一选五浙江开奖结果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930 快乐10分口诀任四5倍中奖有多少钱 河北11选五任三 快3娱乐平台注册 基金配资比例 河南快3投注 246天天好彩118图库精选 广西快十选号器下载 江西11选5杀号技巧 河内五分彩免费计划 期货配资规则 倍投方案表 甘肃体彩泳坛夺金 腾讯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