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十五章 嚇懵圈的張良
    此情此景兩人都被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倆互相攙扶著緊忙向后退了幾步,張良用力搓了搓眼睛,又仔細瞅了瞅。
    “這老頭兒是怎么回事?這是什么玩應啊?我沒看錯吧?怎么他腦袋兩面都……”張良還沒說完話,李默便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先別吱聲,再看看……”李默見瑞瑞爸始終蹲在那沒有什么其他動作,便壯著膽子向他走了幾步。
    “張叔?張叔?你咋地了這是?”李默一邊輕輕的走向他,一邊小聲說道。
    “你別過去了,太特么嚇人了,哎!老張!你說句話呀?你再不吱聲我特么開槍了!”張良拽著李默的衣服,沖著瑞瑞爸喊道。
    “你帶槍來了?”李默停住了腳步問道張良。
    “噓……”只見張良伸出兩根手指在嘴前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后比劃了一下手槍的動作,結果換來李默一個白眼。
    “嘻嘻嘻嘻……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忽然,蹲在地上的瑞瑞爸身體開始顫抖,不停地顫抖,并且發出了一種又尖又細又刺耳的笑聲,他一邊抖著身子一邊緩緩的站了起來,看向李默和張良。
    借著手電的光亮,張良才瞅清楚。原來這瑞瑞爸的臉上是長出了一層黑毛,就像絡腮胡子那種,從上面連著頭皮下來,一直到下巴,不過他這突然長出來的毛發卻是長滿了整張臉,把本來就扁平的五官都給擋了個嚴實,在這昏暗的環境下乍一瞅還真像是個后腦勺一樣。
    “這老伙計怎么長出來一臉毛啊?剛才不還好好的嗎?咱倆撒泡尿的工夫他就這樣了?老張,你說句話,別在這鬧了啊,你可別嚇唬我,我這子彈可不長眼睛,別走了火崩著你那可就不好了啊。”張良邊說邊和李默往后退。“咱倆離他遠點吧,我看他這樣沒準是吃啥中毒了?”張良把李默的手電拿在了手里一直照向瑞瑞爸的方向。
    距離瑞瑞爸大概二十多米的位置兩人停下了,張良扶著旁邊的一棵大樹說道,“我看咱倆還是先去找找大牛吧,這小子上個廁所總不至于丟了吧,總這么瞅著也不是那么回事,一會兒人齊了咱仨給老張綁起來,趕緊下山送醫院去看看,我看他不是吃東西中毒了就是讓啥玩應給咬著了。”張良借著瑞瑞爸腳下的手電光看到他還站在原地渾身不停的抖著。
    “良子哥,你要送誰下山去醫院啊?”
    “送老張唄!還能送誰?……嗯?良子哥?大牛?”突然,張良反應過來身邊的說話聲不太對勁,他一轉頭,在手電照射下看到他身邊站著的是大牛!
    “李黑狗呢?你怎么在這?”張良驚訝的問道。
    “李哥?沒看見啊,他不是撒尿去了嗎?我剛才在那邊拉屎聽見你喊我,我才順著手電光過來的。”大牛一臉懵圈的說道。
    “不對啊,李黑狗呢?剛才還在這呢,李黑狗?李黑狗?你別特么鬧了,這大晚上的怪嚇人的,趕緊出來。”張良有點急了,以為李默藏起來了,于是用手電四處找著李默。
    “良子哥,你咋地了這是?李哥沒在這啊。”大牛說道。
    “啥?沒在這?你剛才過來時候沒看著他跟我在一塊兒嗎?”
    “哥,你到底咋地了?你怎么突然這么奇怪啊?我就看你自己一個人在這嘟嘟囔囔的呢。”大牛說道。
    此時張良已經徹底懵圈了,他仔細的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一切,“撒尿……李默……老張……臥槽,怎么不見了呢?不對不對……”張良回憶著剛才發生的事。
    “老張?老張咋地了?”大牛問道。
    “你說剛才你看到我自己在這嘟嘟囔囔的說話?”張良問道。
    “對啊,就你自己啊。”大牛說道。
    “沒看著李默?”
    “沒有啊,真沒有,這大晚上的誰跟你開這個玩笑啊,多嚇人啊?你別鬧了,咱倆趕緊先去老張那等著李哥回來吧。”
    “老張?老張都特么變成猴了,還去找老張?你瞅瞅!”說罷,張良用手電指了一下剛才瑞瑞爸站著的方向。
    這一指不要緊,可是給張良嚇得手電差點掉了,老張不見了!
    “哥,你別嚇我,那邊哪有人啊?”大牛向張良湊近了一點。
    “老張去哪了?剛才還站在那邊嘚瑟呢。”張良徹底懵圈了。
    張良正琢磨著到底咋回事呢,忽然大牛一把給他拽住了,小聲說道“快蹲下,有動靜!”張良緊忙蹲下身。
    蹲在大牛旁邊大氣不敢喘一下,仔細的聽著附近的聲音,確定是腳步聲,就在不遠處。張良抬頭瞧見在不遠處有一抹微弱發黃的光亮一晃一晃的,離他倆越來越近,并且邊走邊喊著“大牛……張良……張叔……你們在哪呢?”
    此時,聽到喊話聲的張良已經開始渾身發抖了,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耳朵了,這聲音確實是李默,但是他沒有回答對方,他在等,等這個人走近了,他想好好確認一下,他順手在地上劃拉了一根木棍握在手里。這時只見大牛剛要起身說話,卻被張良一把給拽了回來,然后把他的嘴給堵上了,做了個“噓”的手勢,然后說道“先等一會”,大牛笑了笑然后點點頭轉過身去。
    就在此時,張良看到大牛屁股后面好像有東西晃了一下,起初他還以為是大牛褲腰帶開了呢,剛想要扒拉大牛提醒他時,又晃了兩下,他疑惑的瞪大了雙眼用手電尋去的時候,結果嚇得他差點尿了褲子,這哪是褲腰帶啊,分明就是一條光禿禿沒有毛的尾巴!
    灰色細長的尾巴從大牛的腰間露出了一節,正在地上滴了當啷晃來晃去。張良頓時嚇得腦袋嗡一下子,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此時李默越走越近了,就在離他倆還有不到五米的距離時,張良突然站起身用手中的木棍猛地一下敲在了大牛的頭上,只聽大牛“啊……”的一聲,抱著頭躺在了地上。他的突然跳出來給李默也嚇了一跳,借著手中的光亮他看到了正在地上呻吟的大牛,張良迅速上前抓住李默的手就要拽他離開,“快跟我跑!”
    “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大牛給打了?”李默問道。
    “那不是大牛!快跑!”張良沒有過多解釋,只是使足了勁拽著李默開始跑。
    李默一臉懵圈被拽著跑出去老遠,倆人躲在一個大石頭后面坐著,上氣不接下氣,李默問張良,“你……到底……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大牛給打了,拽著我跑什么啊?”
    “那特么根本不是大牛!”張良沖后面瞅了一眼,確定沒有跟上來。
    “什么不是大牛,那不就是大牛嗎?你犯什么糊涂呢,發燒了你?”說罷李默伸手去摸張良腦門。
    “發什么燒發燒!我問你,大牛有尾巴嗎?”張良問道。
    “牛有尾巴!大牛是人,哪有尾巴!凈特么扯淡!”李默說道。
    “剛才那人長了條尾巴!就在我跟前晃來晃去的,快要嚇死我了!”
    “你是不是眼睛花了啊?”李默有點懵圈了。
    “一開始我以為是褲腰帶,后來我瞅仔細了,那就是條尾巴……”張良回頭又瞅了一眼,確認那人沒跟上來,然后咽了口唾沫,繼續說道“你剛才上哪去了?”
    “我上廁所了唄!我上哪去了。”李默說道。、
    “我是說剛才,就是剛剛,咱倆撒完尿從老張那邊跑開之后,你上哪去了?”
    “你說啥呢張良?誰跟你一起撒尿了?瑞瑞爸咋地了?他上哪去了?”李默問道。
    “剛才咱們停下來休息,我去撒尿的時候你跟我在一起沒有?”
    “沒有啊!我跟著你干啥啊?”
    “你沒跟著我?那你上哪了?”張良繼續問道。
    “你往右邊去了,我往左邊去了。一開始我尋思撒泡尿,結果又想上個大號,所以我就在那邊草稞子里面蹲了一會兒,這不等我方便好了出來,你們幾個都不在跟前了,我這才上這邊找你們來了。”李默說道。
    “黑狗哥,親哥,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發誓,你用咱倆二十多年的感情發誓你沒騙我!”張良說話聲音都變了,變成哭腔了。
    “我發誓!我沒騙你,騙你我是王八犢子!到底咋滴了這是?”李默說道。
    “哥……我可能碰著臟東西了……”張良馬上就要哭出來了。
    “別瞎說!發生什么事了?”李默問道。
    “剛才咱們停下來休息,我去旁邊撒尿的時候你就在我旁邊尿呢,咱倆還鬧著玩來著,你說要尿我褲子上……”
    “然后呢?說重點!”李默急著說道。
    “然后咱倆尿完了就一起過去找老張,我聞著老張抽的旱煙挺香的,我就尋思管他要一根嘗嘗味,結果咋說話他也不搭理我,就在那自己蹲著也不動彈,后來我上跟前用手電照了他一下,嚇我一跳!我看著他腦袋兩面都是后腦勺……”
    “什么玩應?后腦勺?”李默聽得有點糊涂了。
    “不是后腦勺,是特么一臉毛!”張良說道。
    “你說的什么呀這是?一會兒后腦勺,一會兒一臉毛的。”李默讓張良給整迷糊了。
    “你先聽我說完,一開始是后腦勺,后來發現其實是一臉毛!然后那老張就開始渾身嘚瑟個不停,我以為他那是吃啥東西中毒了,所以跟你合計怎么把他整下上送醫院去,然后……然后……”張良已經語無倫次了。
    “然后什么啊然后?然后又咋地啦?”李默問道。
    “然后你就不見了……就變成大牛了,大牛告訴我根本就沒看著你跟我在一起,一直都是我自己在那跟空氣嘟嘟囔囔說話,再然后我就看見他長了條尾巴。”說罷,張良閉上眼睛雙手合十嘴里嘟囔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少爺,你這沒準還真是沖著啥了!”李默說道。
26选5开奖结果查 安徽快3推荐号一定牛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 佳永配资是正规公司不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开奖公告 白小姐中特 江西省多乐彩走势 七星彩第二位杀号 三分彩官网开奖时间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正版 000157股票分析 真钱斗地主下载 广西11选五投注网址 炒股入门知识图解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选号 乐彩3d论坛 福彩3d怎么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