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二十章 龍王廟小老頭
    李默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多鐘了,他喝下那張符之后只感覺渾身忽冷忽熱,折騰到最后腦袋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柳太太家西屋炕上睡著了。半夢半醒之間他聽到有人在屋子里說話,可是他就是睜不開眼睛......
    “李黑狗,你能不能讓我少操點心?怎么一跟你出來你就得有點事呢?你瞅瞅你折騰的,快要給我嚇死了,我還以為這次你踩著誰的尾巴,讓人家找上門來了呢。”張良說道。
    “你以為都跟你一樣那么不長眼啊?你知道,被你踩了尾巴然后又尿了洞府的那個灰大仙是誰嗎?”
    “他不就是個大......大仙嗎?”張良剛想說大耗子,結果又一下給咽回去了。
    “他可是統領這千盆山上所有灰仙的頭兒!跟你一樣,還是個官二代,上面有人!”李默說道。
    “去一邊去,什么玩應就跟我一樣了。”張良說道。
    “哈哈哈哈......”李默笑道。
    “你一天就知道逗我,你咋知道的?”張良問道。
    “是太爺告訴我的。”
    “從昨天你就說太爺太爺的,太爺在哪了?我怎么沒看見呢。”
    “那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不知天高地厚,你好好求求我吧,沒準哪天哥們高興了讓你見一見他老人家。”
    “老奶奶,那您給幫幫忙得了,讓我見見太爺,省著李默這小子騙我。”張良對老柳太太說道。
    “這事我還真幫不上忙,得看你有沒有那個緣分了,不過李默要是跟老仙家說一說,沒準還真能見見你。”老柳太太說道。
    “老奶奶您說的是真的?您這么大歲數了,咱可不能撒謊啊,他能那么厲害?從小到大他多大本事我能不知道?哪次打架不是被打哭了,然后我再陪他回去報仇。”黃小玲被張良的話逗得嘿嘿直樂。
    李默二人在老柳太太家吃過飯,按照老柳太太說的龍王廟的地址出發了,老柳太太說,傳說這龍王廟就是當年人們給胡三太爺修的廟,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改成了龍王廟,那里有沒有龍王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里面有個打更的老頭,耳朵確實有點聾。
    “黑狗,你今晚上這是要干啥?”張良說道。
    “領你來長長見識。”李默笑著說道。
    “得了吧大哥,你領我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長見識?”
    “昨天在山上算不算長見識了?”
    “嗯......算!”
    “你要是在城市里面能見得著嗎?”
    “見不著。”張良說道。
    “所以啊,綜上所述,現在越是這樣的地方越能長見識。”
    “行了行了,說正經的,咱到底來干嘛?”
    “真想知道?”
    “當然了!老子都陪你一整天了,這你都不跟我說的話,那你可太缺德了啊。”
    “行,我跟你說,但是你一定要保密,跟任何人都不要講,跟大牛也不能講。”李默認真的對張良說道,張良甚是有興趣的直點頭。于是李默就從他在醫院醒過來之后發現自己通過觸碰別人的手指能得知對方的記憶開始,一直講到今天晚上是為了給黑蛟來找龍王“討龍官”。張良聽的腦袋直發蒙,如果不是昨晚上在山里親眼見到了灰大仙,也許他真能以為李默的腦袋被雷給劈壞了。
    “所以說,你用手碰著誰了,你就能知道誰的腦子里有什么玩應?”
    “嗯,可以這么說。”李默點點頭。
    “那你那天在醫院說我和小護士的事......根本不是詐我詐出來的,其實是你從我腦子里面看到的?”張良問道。
    “嗯,可以這么說......”李默沖張良笑了笑。
    “那,那你除了碰別人的手,碰到身體別的部位應該沒啥用吧?”張良一邊說著話一邊從儲物盒里拿出來了一副手套戴在了手上。
    “嘿嘿,沒啥用。”李默看到張良的樣子笑了出來。
    “那就好,那就好,要不然天天跟你待在一起,一點秘密都沒有了。”張良放心道。
    “你本來在我這就沒有什么秘密。”
    “好吧......沒想到,真的沒想到啊,真是應了我那句話了,你小子還真是因禍得福啊!都有這個本事了!”
    “還不知是福是禍呢,太爺告訴了,不讓我跟任何人說,怕給我招來麻煩。”
    “這事得說出去啊?還得搞個策劃好好宣傳宣傳呢!”張良說道。
    “干嘛呀?”李默一臉懵圈。
    “你都有這本事了,還當什么警察啊,你得靠這本事去賺錢啊!咱倆辭職,不干了,我給你當經紀人,然后給你找一家廣告公司,必須是得給一線明星做廣告的那種大公司,給你整體策劃一下,你不是能見著鬼嗎?就把你塑造成像歐美一樣的那種通靈大師!然后咱就專門給那些想跟死人說話的人當翻譯,按句算錢,不行!按字算錢,一個字五千,不行,五千有點少了,八千行不行?一個字你得五千,我提三千,然后......”
    “你感覺你家老爺子要是聽見你這么說的話,能不能打死你?”張良話還沒說完就被李默給打斷了。
    “你這人真沒勁,聊得正起勁,你提他干嘛......哎?要不咱就整......”
    “閉嘴吧大少爺,我開始有點后悔給你說這事了,看來你就是我身邊的禍啊!”李默無奈的說道。
    龍王廟在太陽盆鎮下面最偏的棒槌村,村子里人不多,老齡化比較嚴重,夜里這個時間已經是家家閉戶熄燈睡覺了。李默跟張良把車停在了村口,然后摸著黑來到了山腳下的小河邊,按照老柳太太告訴他倆的,順著這條小河向東走出去一里多地應該就到了,倆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幾分鐘過后,借著月光李默看到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小院子,院門緊閉,但是院子里面亮著燈,大門頂上掛著一塊比搓衣板大不了多少的匾,寫著“龍王廟”。
    “院子里面光亮著個燈泡,大殿的門倒是開著,可也沒看著人啊。”張良順著門縫往里面瞅著。
    “是說好的這個點啊,怎么沒來呢?”李默看了看手表說道。
    “是不是人家那大黑龍臨時有事不來了,你說你也是,當時怎么就不留個電話號啥啊,加個微信也行啊,這個點了來不來都不知道。”張良說道。
    “上一邊去!一天天凈扯淡!我跟誰留電話號去?我跟誰加微信去?它也得有啊!”李默白了他一眼。
    “那你過來再往里面瞅瞅......”張良說道。
    “你不說沒人嗎?我還瞅啥啊?”李默問道。
    “你不能看著鬼嗎,你看看里面有沒有鬼啥的,你問問人家......”張良話沒說完就被李默給堵住了嘴,對著他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后指了指院子里。李默透過門縫向里面看,只見一道長長的黑影從大殿門前一閃而過,。
    “黑狗,是不是你說的那個大黑龍還是大黑蛟的來了?”張良問道。
    “沒看清楚,不過差不多該來了。”李默如今也分不清楚自己看到的是人是神還是鬼了。
    “那還等啥,直接敲敲門得了。”張良說道。
    說罷張良舉起手就要砸門,結果忽然院門打開了一條門縫。一個瘦小的老頭兒站在門前,露出半拉腦袋,看著李默和張良,問道“干啥的?這么晚了站這門口,是上香來了還是偷東西來了?”
    “老爺子,我們是來給黑蛟‘討龍官’的。”李默笑著說道。
    “討龍官?你?你是被天雷劈了那個小伙子?”小老頭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著李默。
    “對,是我,這位是我的朋友。”李默說道。
    “來來來,快進來,今天讓我見著神人了這是,快進來。”小老頭一邊說著一邊打開門引他倆進院。
    這龍王廟里布置很簡單,應該可以說是很簡陋,一進院子正對面就是龍王廟的大殿,東西兩側各有一間小屋,大殿的門開著里面有一個三米多高的龍王像,如果燈泡再亮一點或者身上沒有那么多灰塵的話,看起來還是挺有威嚴的,如今看來卻特別慘,東面墻角有一口井,井口比常人家的大一些,再就是些花花草草,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了。
    “大爺,您是......?”李默問道。
    “哦,我是這廟里打更的。”小老頭笑著說道。
    這時黑蛟從大殿里面探出了半個腦袋,然后自心底傳聲給李默,“對不起,路上遇到點事情,來晚了些。”
    “臥槽!這是什么玩應?”張良被黑蛟的大腦袋嚇得不輕,緊忙躲到李默身后。
    “你小點聲,這就是黑蛟。”李默說道,然后自心底傳音給黑蛟“沒事,我們也剛來一會兒,這個是我發小,陪我一起來的。”
    “嗯,昨天我在山上見過他。”黑蛟說道。
    “黑蛟你出來吧,別在屋子里窩著了,這個點了在這窮鄉僻壤的沒人能看著你。”小老頭說完,沖著李默笑了笑。說罷,只見黑蛟緩緩的從大殿爬出來到院子中間盤起身子,張良卻被黑蛟的模樣嚇得渾身上下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雞皮疙瘩。
    “我需要怎么做?”李默問道黑蛟。
    “據說,你只需要從龍王的封官策里面給我挑一個官名就可以了,很簡單。”黑蛟說道。
    “那......龍王在哪呢?”李默問道。
    “我也沒見過,我來的時候都是這位廟祝給傳的話。”黑蛟看著打更的小老頭。
    “那......大爺,請問龍王在哪呢?”李默轉身問道小老頭。
    “對啊,龍王在哪呢?”張良也跟著問道,然后他小心的走到黑蛟跟前說道,“這黑蛟都這么大,我滴天那......那這龍王得多大啊?”。
    “想見龍王?簡單!不過......黑蛟,你是不是忘了點啥事啊?”小老頭沖著黑蛟笑呵呵的說道。
    “哦,記得記得......”說罷,黑蛟一揚脖從口中吐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綠石,正好落到小老頭的手里,散發著淡淡的綠光。
    “這是我百年前尋到的一塊玉石,已經在我體內養煉百余年了,麻煩您轉交給龍王。”黑蛟說道。
    “你就拿這么一塊蛟玉?來當‘討官禮’?”小老頭問道。
    “如今不比從前,我這副模樣不方便出去尋寶,只能用這個當做‘討官禮’了,還麻煩您通融一下。”黑蛟說道。李默一聽,這小老頭是在向黑蛟要好處呢!
    “黑狗,那是什么寶貝?他倆嘮啥呢?”張良在一旁小聲問道。
    “這小老頭在那跟黑蛟要好處呢,那塊石頭是黑蛟肚子的玉石,人家嫌棄不值錢。”李默笑著說道。他心想原來這黑蛟想成龍還真沒那么容易呢,修煉了數百年,又熬到渡劫成功,如今等著龍王給封個名正言順的官名還得先送禮,不值錢的話人家還看不上,看大門的還得難為難為你。
    “老爺子,您就給幫個忙吧,他這模樣你讓他出去給你找個像樣的寶貝來,是不是有點難為它了。”說罷李默看了看黑蛟,黑蛟沒想到李默會幫它說話,感動不已,向他點了下頭。
    “唉!行吧,如今這年月也確實是尋不著什么好東西了,那我就跟龍王說說吧。”小老頭說道。
    “老爺子,那麻煩您把龍王請出來,咱們抓緊時間往下進行吧。”李默對他說道。
    “他這是給龍王的官禮,又不是給我的......那我這......”小老頭邊說邊掏出一根煙點著抽了起來。這句話剛好被張良聽見了,于是氣洶洶的上前說道,“爺們兒,差不多點得了,人家容易嗎?你個看大門的能不能就別難為人家了?”
    “這是規矩,可不是我難為它!”小老頭笑呵呵的說道。
    “你還有什么東西?”李默問道黑蛟。
    “我,我沒有東西了,我就聽說需要準備一份‘討官禮’給龍王,沒給廟祝準備......”黑蛟為難的說道。
    “唉!沒準備的話也沒關系,咱下次再來,各位今天咱先這樣,天不早了,明天我還得去鎮上趕集。”小老頭說著話就要攆李默他們走。
    李默靈機一動,問道張良“你身上帶錢了沒有?”
    “帶了,但是不多。”張良邊說邊把錢包掏出來了遞給了李默,李默數了數里面一共兩千多塊錢。
    李默說道“老爺子,我倆沒有什么寶貝能送給你,只有點人人都用得著的臭錢,不知道您嫌不嫌棄?”
    “不嫌棄!不嫌棄!一點都不嫌棄!”小老頭說著話,用手一下子給李默手中的錢拽了過去。
    “這下行了吧?您可以去把龍王請來給封官了吧?”李默問道。
    “好!各位在這稍等,我這就去給龍王請出來!”說罷小老頭轉身進了大殿,“哐”的一聲殿門隨風而閉。
    “謝謝你們。”黑蛟俯下身子說道。
    “不用謝,沒想到你們的規矩和我們的規矩也都差不多!”李默和張良心意相通無奈的相視一笑。
26选5开奖结果查 福彩东方6 1走势新图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福彩3d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走走势 十大理财平台哪几个安全可靠 七星彩网站网址大全 全天时时彩计划二期中 河北11选五是不是要取消了 广东十一选五中奖王 湖北快3开奖直播 天津时时彩官方投注 上证指数走势 靠赌博每天收入2000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股票分析师排名 我下载过的彩票平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