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二十三章 路遇搶劫
    一聽“番淦”二字,龍王被驚得慌了神,“你,你是……蛟龍番姓后人?”龍王問道。
    “前輩,我確實是番姓,是番姓唯一的后人。”番淦說道。
    “番姓被天罰之后,聽說只留下了一個最年幼的流放了,這么些年都沒人見過,都傳言你已經自生自滅了,沒想到啊,今天有幸讓我遇見了……唉!讓你受苦了,過去的事不提了,以后不管有什么事,盡管來找我,我是蛟龍古姓,古淶寧。”龍王說道。
    “什么罰不罰的?啥意思?怎么聽著你是個孤兒啊?沒有親戚朋友了?”張良問道。
    “慚愧,有親人不過都見不著,自己孤身一人藏了這么多年也沒有過朋友。”番淦說道。
    “那以后就拜托了,還希望二位替我多加照顧一下番淦,二位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小神也盡管過來,一定盡力而為。”龍王對李默和張良說道。
    “放心吧龍王,雖然我們兄弟兩個只是普通人,但只要番淦跟我們在一起一天我就護他一天,我倆命里有緣,理所應當,那回頭有機會再敘舊,我們就先走了。”李默對龍王說道。
    李默三人摸著黑按照原路返回,一路上張良都在東扯西拉跟番淦講著這個對于他來講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倆人倒是聊的不亦樂乎。而李默則一言不發,因為他現在腦子里很亂,他在盡量使自己冷靜下來,試著重新思考。此時的他認為老天就是在耍戲他,從年幼失去雙親,到慢慢的接受現實,如今現在又突然得知當年的大火另有隱情,難道真的像龍王所說的一樣是有人作祟?可是父母只是兩個普通的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了,是因為什么事讓別人下了這樣的毒手?李默看了看番淦問道,“你們這個番姓就剩你一個了?”
    “嗯,就剩我一個了。”番淦說道。
    “我家也就剩我一個了,沒有親戚,張良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不嫌棄我倆就是普通人,那以后咱仨就當哥們處著。”李默說道。
    “好,謝謝你們。”番淦很感動。
    “能說說你們姓番的是因為什么事嗎?”李默問道。
    “我們番姓是蛟龍當中最大的姓,也是第一個被天庭封神授令的姓,鞠躬盡瘁,立下了很多功勞,后來因為一次宴會上頂撞了上仙,于是番姓所有蛟龍都被安上了造反的罪名誅殺在昆侖山藏靈湖里面了,只因為我那時候最年幼,上天明鑒,知道我還同這件事沒有瓜葛,所以留了我一個,讓我自生自滅,也算沒有給蛟龍滅了種,這么多年我一直潛藏游走在這長白山的江河湖泊,躲在千盆山里修行,一直等到渡劫想最后一搏,本來以為憑我的修為根本不會挨過天雷,沒想到遇到了你,幫我扛過來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恩人。”番淦說道。
    “以后別叫我恩人了,整得那么客氣,我倆都是粗人,不太會那么文縐縐的,你就叫我名字就行,李默,他是張良,雖然你這活了幾百年了,但是畢竟咱們不是一個品種,瞧你這模樣跟我倆年紀也差不多,這樣吧,以后咱就哥們相稱,行不?”李默對番淦說道。
    “對對對,咱就當哥們處著,好好處。”張良笑著說道。
    深秋的夜格外黑,村子里這個時間已經沒有人在外面走動了,特別安靜,幾聲狗叫追趕著三個人拖在地上長長的影子,大半夜的讓村里熱鬧了一會兒。“這天氣,早晚兩頭兒真是太冷了,中午那陣熱的我坐在那不動彈都直冒汗,那老柳奶奶家還燒著火炕呢,那陣兒我感覺我都要快蒸熟了,快點上車吧,趕緊回家暖和暖和。”張良嘴里念叨著打開了車門。
    “番淦兄弟,餓了沒有?一會兒回去了我給你整點兒小燒烤?家里還有酒,咱仨整點!對了,我后備箱里面有衣服和鞋,你自己拿,先對付穿上。”張良笑著對番淦說道。
    “好好開車吧,先安全回家再說。”李默有些消化不了今天的事情。
    “黑狗,我知道你鬧心,喝點就好了,有啥事明天再去想。”張良一邊說話一邊啟動車。
    棒槌村的路不好走,地質也不太好,修過的水泥路處處都是裂縫和水坑,也許是因為平時來的人不多,村里的人也不太出去,所以沒有人太在意路是不是需要修了。張良不但對自己的車技很自信,對自己車的性能也很自信,對于這樣的路他從來都是不在乎的,開的飛快,李默早已經習慣了他,可是番淦卻被嚇壞了,一直在說“張良兄弟,慢點慢點,你這個速度比我剛才在山頂飛的速度還快。”逗得李默和張良哈哈大笑。就在三個人沉浸在笑聲中時,一個急拐彎,忽然車前有一個影子飛快的晃了過去,張良嚇了一跳,本能的迅速打轉方向,結果因為路上的水坑太多,車直接撞到了山上......
    李默腦袋迷迷糊糊的有點睜不開眼睛,只感覺有人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的,開始他還以為是張良,但是當他聽到這人說話時卻發現不太對勁!
    “這小子把東西藏哪了?怎么身上沒有啊?再看看那個!”
    李默試著動了動,感覺頭有些疼但是手腳應該沒什么大礙,他微微睜開眼睛看了一下身邊,只見有兩個人在張良和番淦身上翻找著什么,張良和番淦都昏迷著一動不動。李默心想,來者不善,看樣子這應該是遇到搶劫的了,不過這是在找什么呢?他悄悄的把手伸向了車座夾縫,張良在夾縫里面放著一把螺絲刀,李默緊緊的把螺絲刀握在手里,偷偷的瞄著兩個人的動作,等待時機準備動手。
    “這也沒有啊,能藏哪去?不行咱把這三個給綁回去吧。”其中一個人說道。
    “行,你去把車開過來,我在這看著。”另一個說道。
    李默看到其中一人拿著手電離開了,留下的這個站在車后點了一根煙抽起來。李默悄悄的拿著螺絲刀下了車,來到他身后,猛地向前一撲,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只見這個人迅速的向旁邊一撤步,李默撲了個空!
    “小子,什么時候醒的?我怎么沒發現啊,怎么?就憑你這兩下子還想偷襲我?”這個人咧嘴笑道。
    “少特么說廢話,知道我們是干什么的嗎?”李默說道。
    “我管你是干什么的,趕緊把東西交出來,哥給你留個全尸。”
    “什么東西?”李默問道。
    “什么東西?別裝蒜,你剛才在龍王廟得到的東西!”
    “龍王廟?龍鱗?”
    “心里有數就好,快點吧,別浪費老子的時間,我不太喜歡動手。”這人一邊說一邊仍然抽著煙,完全沒有把李默放在眼里。
    “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龍鱗的事?”李默眉頭緊鎖,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還真是墨跡......好,今天我讓你死也死個明白,記住了,我是來送你去見閻王的夏四爺!”說罷,只見這個人的眼睛盯著李默,并且開始微微散發出紅光,讓李默不禁愣了一下,在他還沒反應過來時,手中的螺絲刀掉到了地上,兩條腿不聽使喚了,李默直接跪到了地上。
    夏四爺緩緩的走近李默,一張慘白的臉把那雙眼睛映襯的更紅了,讓李默感覺被看穿了心底一般,如果此時對方是個拿著刀的殺人犯,李默都不會有任何的恐懼感,照樣能上前拼上一拼,可是如今他徹底慌了神,他知道對方不是一般的普通人,這奇怪的眼神讓他的手腳都不聽使喚了,像是被麻醉了一樣。
    “喂!姓夏的,對付一個普通人有什么能耐啊?跟我比量比量?”在兩人不遠處傳來說話聲。
    夏四爺轉頭一望,只見一男一女兩個人向這邊走來“嗯?你們是誰?”
    “說出來怕嚇著你,這樣吧,你要是打贏我了我就告訴你,怎么樣?”說話的男人年紀大概四十多歲,光頭,滿口金牙,一臉笑呵呵的。
    “師父,跟他廢什么話?我收拾他!”旁邊的女人穿了一身牛仔裝,干凈利落的短發,說著就要上前。
    “你別管,你去那邊,看看跟他一起那個小子,這個我收拾。”大金牙攔下了她,說道。
    “嗯。”小短發點點頭應道,然后迅速跑向另一個方向。
    此時夏四爺想率先發力,雙眼緊盯著大金牙,不過大金牙卻沒有和李默一樣四肢繳械,并且一步不停的向他走來。夏四爺驚了一下,然后緩緩的向后退了兩步,說道“朋友,你既然知道我是誰,想必也應該知道我師父是誰,你認為你能惹得起嗎?”
    “知道,當然知道,我還知道你師父早就和你斷絕關系了,你師父要是看到你在這干什么,我估計能直接打死你。”大金牙說著話來到了李默身旁,然后輕輕的用手拍了拍李默的肩膀,說了聲“起!”。
    頓時李默感到自己好像靈魂歸位了一般,猛地緩了過來,然后他立即站了起來,退到大金牙身后,說道“謝謝您。”
    “先別客氣了小伙子,先去看看你朋友傷的怎么樣。”大金牙眼神始終都沒有離開夏四爺,李默點點頭急匆匆的跑向車里。
    這時,從遠處駛來了一輛轎車,停在了李默他們車的旁邊,剛才的小短發從車上下來了,然后打開后備箱從里面拽出來了一個人,李默看到這個人被人用繩子捆的結結實實,小短發瞄了李默一眼,然后沖著大金牙說道“師父,這個真沒意思,你還是讓我試試這個姓夏的吧。”
    “你特么到底是哪條道上的?”夏四爺兩眼直冒火有點急了。
    大金牙臉色一沉,說道“你這么著急知道,那我就告訴你,老子是官道上的!”
26选5开奖结果查 河南快三哪里有 大乐透复式7十2多少钱 江苏11选5直5遗漏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 新疆喜乐彩开奖信息 河南11选五基本走势图 宁夏十一选五app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怎么股票配资资金安全 360彩票快3 捕鸟达人老版 股票配资找小王 分分彩大底700注计划 平特一肖1000块钱多少钱 期货配资 急速赛车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