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二十七章 離奇的死因
    李默拿著凳子坐到了他的面前,始終注視著他,他卻一動不動,只是在有頻率的呼吸著,就好像現在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沒有關系一般,張良也跟著來到了他的身邊,但是卻被他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子怪味給頂的退開了兩步,“我去!你這是多長時間沒洗澡了,還是踩著屎了?怎么這么臭啊?剛才在外面也沒有這么大味啊?”張良一臉嫌棄的捂住了鼻子。
    李默則沒有考慮那么多,他現在一心只想知道照片是從哪來的,怎么在這個人身上,照片上坐輪椅的人又是誰?為什么他從前在家里沒有見過這張照片,因為父母死后李默總是翻看父母的照片來解想念之苦,這張照片一定不是家里的,難道這照片是從那個野墳里面挖出來的?
    李默捋了捋思緒,然后給張良了一個眼神,告訴他要開始了,張良也悄悄地點頭回應。只見李默深深呼了一口氣,然后忽然用雙手上前去抓到了對方的手。但是讓李默沒有想到的是,這次迎來的并不是他心里已經準備好接受的觸電感,從手上傳來的卻是一種刺骨鉆心的冷!冷到他想撒開手。
    李默的眼前開始模糊不清,可是他的身上卻如寒冰一般。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次他沒有看到任何東西!這個人的記憶就是一片空白,他根本沒有記憶?他感覺自己現在就站在一張巨大的幕布面前,上面只有無數個相互挨擠著的雪花點,但是卻沒有任何畫面。
    這不可能!李默撒開了手,然后又重新抓住了他的手,重復而來的只有心底冰冷的觸感和雪花點幕布,再無其他!難道是自己的手不好使了?再一次撒開手之后,李默起身抓住了張良的手,那種觸電感瞬間而來,李默放開之后,又回去抓住了他的手,傳來的仍然是冰冷的觸感,但是這次不同的是,他看到了一雙巨大的眼睛!同樣這雙巨大的眼睛也好像注意到了李默,始終在死死的盯著他!
    四目相對,李默只感覺很冷,很恐懼,這雙巨大的眼睛仿佛很遙遠,好像能夠看穿李默的心底,讓人心慌。突然李默心頭一緊,從凳子上一下坐到了地上,把張良給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扶他起來,不過就在李默剛要起身的時候,對面的那個人忽然握緊了雙拳,然后抬起頭瞪大了雙眼看著李默,李默被這突如其來的表情給嚇愣了,只見他的嘴角抽動了一下,然后沖著李默微微一笑,就開始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瞬間便翻了白眼。
    當這個人被送到醫院的時候,就已經斷了氣了。雖然醫生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搶救措施,可是已經無力回天了。跟著法醫一同來醫院的還有松江分局的局長楊志和督察,正在驗尸的時候張建林和刑警支隊長張家銘也來了。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死了?”醫院給騰出來了一間辦公室,在辦公室里張建林問道李默和張良。
    “不知道啊,從抓到他之后就一句話都沒說,正審著呢,突然就抽了,然后就過去了!”張良說道。
    “你們倆跟我說實話,是不是動手刑訊逼供了?”張建林眉頭緊鎖問道。
    “沒有!那絕對沒有!這點數我倆還是有的。”張良靠在墻邊抽著煙。
    “好,一會兒審訊的監控錄像送過來了我看看到底有沒有。”張建林說道。
    “張叔,我倆真沒刑訊逼供,就剛剛進去問了他幾句話,還沒問出來啥,這人就開始抽了,然后就吐沫子了。”李默小聲說道。
    “對了,我不是讓你倆休假了嗎?你倆怎么還審上案子了?怎么還在這審上了?”張建林忽然想了起來。
    “我倆今天來這邊辦點事情,然后去給我爺爺奶奶墓地拔草的時候在山上遇著這個人在挖墳盜墓,所以我倆就給抓回來了......”
    “抓回來了就抓回來了,那還用的著你倆審訊嗎?這是你倆審訊的地方嗎?”張建林有些生氣了。
    “本來是要走了的......可是后來派出所的同事從他身上搜出來了這個......”說罷李默把那張照片遞給了張建林。
    “照片?這......這是你爸媽?中間這個是誰?”張建林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模樣有點看不清楚了,不過在我印象里面也沒有這么個坐輪椅的人,我從前也沒在家里見過這張照片,所以我就想問問他這照片是從哪來的。”李默說道。
    “哎?會不會是這小子從那個墳包里面掏出來的?”張良忽然問道。
    “不知道。”李默說道。
    “被盜的是誰的墳,墓碑上寫的什么名字?”張建林問李默。
    “不知道,沒看到有墓碑。”李默說道。
    “那個墳包再小點都要被野草給蓋住了,看著就有年頭了,估計就是個沒人管的野墳。”張良說道。
    “這人從被抓了就一句話都沒說,所以一直沒問出來什么有用的東西,這些也都還沒來得及去查呢.....然后他就.......”李默說道。
    “行了,這件事回頭再說,我告訴你們倆,現在這個人在辦案區死了,如果就算監控錄像證明你倆沒有刑訊逼供,你倆也不會一點責任都沒有的。”張建林話音剛落,刑警支隊長張家銘帶著法醫進來了。
    “張局,事情有點蹊蹺......”張家銘說道。
    “蹊蹺?怎么了?”張建林問道。
    張家銘沖著身旁的法醫點了點頭,然后法醫說道“我剛才尸檢的時候發現,這個人不是剛剛死的。”
    “什么意思?不是剛剛死的?”張建林一臉疑惑,聽到這話李默和張良也是一臉懵圈。
    “什么玩應?不是剛死的?怎么可能?我親眼看著他翻白眼吐沫子死的!”張良說道。
    “對,不是剛死的,尸體外表沒有明顯傷痕,但是外表污垢比較多,遮住了表皮的顏色不易分辨,其實內臟已經開始腐敗了,看腐敗程度已經死了最少三天了。”法醫說道。
    “最少三天了?這怎么可能?這份尸檢報告拿出來誰會信啊?對了家銘,這個人的身份核出來了沒有?”張建林說道。
    “還沒有,人像比對沒有效果,只能等DNA比對結果了。”
    “什么時候能出來結果?”
    “最快也得今天下午了。”
    “一定要快!核出來身份之后抓緊聯系家屬,爭取主動!驗尸報告暫時封存,這件事絕不允許說出去。”張建林說罷張家銘便領著法醫出去了,屋門還沒關上呢,這時松江分局局長楊志帶著督察進來了,“張局,監控錄像我們看過了,李默和張良確實沒有刑訊逼供,這個人也確實一句話都沒說,但是......”
    “但是什么?”張建林問道。
    “但是他死之前,李默多次上前抓過他的手,并且看著越來越用力,這件事現在來看,有些違反審訊的規定。”
    “那你們現在有什么處理意見?”張建林問道。
    “因為李默和張良都不是我們分局的人,只能由市局處理,案件是太陽盆派出所偵辦的,派出所所長王大志同志負有領導責任,所以我們準備給他一個警告處理。”楊志說道。
    “你瞅瞅,你倆給人家楊志坑慘了!你倆也等著處理吧!”張建林氣道。
    當天下午DNA比對結果出來了,讓人出乎意料的結果是查無此人!也就是說這個人根本就不在冊!當晚,張建林在昏暗的辦公室里一遍一遍的看著尸檢報告和DNA比對結果,一遍又一遍的翻看著李默和張良審訊時的監控錄像,一根接著一根的抽著煙,沉思良久后拿起了電話........
    第二天,經過市局黨委研究決定后,緊急召開了會議對這件事進行了全市通報,并且宣布了處理結果。
    “北山市公安局松江區分局太陽盆派出所在偵辦盜墓案件時,嫌疑人在審訊過程中突發強烈抽搐,后在送醫急救途中死亡。經法醫對其進行尸檢后查明死因,該人因長期盜墓吸入墓中尸體腐敗氣體(尸胺:NH2(CH2)5NH2)過多,導致慢性中毒,內臟和神經均已受損,于是在審訊過程中突然毒發身亡。經查,該嫌疑人為國家安全部門偵辦案件中追捕的境外人員,現已將該案件及嫌疑人尸體移送國家安全機關。另審訊過程中協助此案件偵辦的刑警支隊重案大隊偵查員李默、張良二人雖及時對嫌疑人進行救治,但仍違反了辦案區使用規定和審訊程序規定,經研究決定,現對李默、張良二人進行停止執行職務。”張建林告訴李默和張良在家面壁思過一周,哪都不許去......
    停職的日子過去三天了,張良在家有些憋不住了,半夜趁著黑帶番淦去了青龍湖公園,青龍湖晚上沒有人,光線又不好,番淦可以化成龍隨便在里面戲耍,番淦對張良和李默很是依賴,而張良在番淦跟前也找到了當大哥的感覺,對他照顧有加。
    李默躺在床上看著手中的照片發著呆,煙灰缸已經變成了一只刺猬,上面插滿了煙頭。李默這幾天一直在琢磨著最近發生的事情,看似毫無關聯,可是又跟自己有關。照片里坐輪椅這人到底是誰啊?怎么會跟爸媽合照?那小子怎么會突然就死了呢?難道真是他從墓里面掏出來的?可是法醫為什么說他當時已經死了三天了?他為什么沒有記憶?他腦袋里面最后出現的那雙讓人發瘆的眼睛是怎么回事?爸媽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嗎?李默越想腦子越亂,捋了一遍又一遍,手里的煙換了一根又一根,自從他在山里被那道雷劈過之后他的生活就被全部打亂了,他真的有些搞不懂現在生活的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世界了。
    想到這些,李默感覺自己需要去解開的問題太多了,但是現在他腦袋里面全都是漿糊一般,昏昏沉沉的。他站起身來到陽臺看著外面如落日一般昏暗的路燈,秋風掃著落葉肆意飄搖,顯得外面格外冷清。
    就在這時,李默眨眼的工夫忽然眼前金光一閃,一個泛著金光的身影晃了進來。
    “你家這地方還真是不好找!”
    李默回頭一看“咦?太爺?”
26选5开奖结果查 捕鱼达人3破解版下载安装 广西快三遗漏值 pc28最快开奖结果参考 河南体彩11选5规则 金诚无忧 北京快三开始结束时间 七乐彩十大专家杀号彩宝贝 手机炒股怎么炒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 山西快乐10分口诀 四肖 免费正版 陕西休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炒股票最低多少钱入门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000031股票行情 彩票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