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二十八章 不對勁的記錄紙
    “這時間久了不進城還真是不熟悉路,差點沒走丟了。”黃天星笑著說道。
    “太爺,您是怎么找到這來的?”李默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那天不是給你了一個護身符嗎?”
    “嗯,我一直帶在身上呢。”李默說道。
    “你可知道那符里面包著什么呢?”黃天星說道。
    “不知道啊,我沒打開看過。”
    “那里面可是你太爺我肉身本尊的靈毛啊,所以只要你帶在身上我就能找到你。”黃天星小聲的說道。
    “哦,您這玩應跟GPS一樣厲害啊!”李默用手摸了摸掛在胸口的護身符。
    “太爺,您這么晚了來找我一定有什么事吧?”李默問道。
    “嗯,確實有事,上次我安排堂里的碑王過陰查你父母的事,查回來了。”
    “怎么樣?見到他倆了嗎?他倆在陰間怎么樣?問出來了嗎?他倆怎么說的?”李默急切的問道。
    “別急,先聽我把話說完。確實是查回來了,但是卻什么都沒查著......”
    “什么都沒查著?什么意思?是不是他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默問道。
    “不是,是什么都沒查著!就是說根本沒見到你父母的魂魄,你父母的魂魄根本就不在陰間!”
    “你說什么?他倆的魂魄不在陰間?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像人家說的那種已經投胎了呀?”李默問道。
    “小輩兒,如果是已經投胎轉世了碑王是能查到的,現在是他倆的魂魄在陰間根本就沒有記錄,也就是說他倆死后根本就沒去陰間。”黃天線說道。
    “沒去......太爺,那以前有過這樣的情況嗎?人死后沒有去陰間?”李默已經有些懵圈了。
    “當然有了,有的人死后魂魄通過修煉成了鬼仙就留在了人間,就像仙堂里面的碑王一樣,還有的是因為怨氣太重心愿為了或者自己不想去陰間,又沒有被陰間的黑白無常抓到,所以也會留在人間,至于你父母是因為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再或者......”
    “或者什么?”李默問道。
    “再或者,人死后的魂魄被別人禁錮住了,沒法去陰間。”黃天星眉頭緊鎖。
    “禁錮?”李默問道。
    “嗯,對。如果當時學校著火真的是有人故意施法而為,那說明你父母有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既然這個人能施法布陣擋住龍王的神通,那禁錮住兩個人的魂魄也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可他倆就是個普通人啊,怎么會遇到這樣的事?”
    “所以說啊,雖然這個有些說不通,但是還是需要把著火的事情查清楚了,才能下定論,說實話小輩兒,太爺也不希望是那樣。”黃天星說道。
    “對了,太爺,前兩天我遇著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李默詳細的將當天如何擒到盜墓賊,然后發現他身上有父母的照片,到驗尸結果出來說他已經死了三天了的事講了一遍。
    “什么?死了三天了?”黃天星問道。
    “對,驗尸報告不會錯,法醫說內臟都腐爛了,這個人全程一句話也不說,也沒有什么表情變化,并且我試過了,他根本沒有記憶!腦子里面是空白的。”
    “沒有記憶......這個世界上無論你是瞎子還是聾子,無論你缺少任何一樣接觸和觀察這個世界的東西,都是會有記憶存在的,除非......”
    “除非什么太爺?”李默問道。
    “除非他沒有魂魄!”
    “沒有魂魄?那沒有魂魄還是人嗎?”
    “活死人!”
    “活死人?”
    “對,曾經我聽說過在南洋有專門修煉這種秘術的人,這是一種邪術,可以用來控制死人行兇作惡,平時看起來與普通人無異,但是一旦失去了控制就是死尸一具,毫無用處了。”黃天星說道。
    “還有這樣的法術?真邪門啊,那這么說我遇到的就是這種活死人?”李默問道。
    “按照你說的來看,應該是,不過我也只是聽說,也不敢斷定。那后來怎么處理了?”黃天星問道。
    “我和張良被停止執行職務了,張良他爸讓我倆最近在家面壁思過,總之就差開除了。”李默說道。
    “不是,我是問你這件事和尸體怎么處理了?”
    “哦,后來聽說這個人是國家安全部門追捕的境外逃犯,上面把案件連尸體一起給移交了。”李默說道。
    “哦......那他身上除了有你父母的照片,還發現有什么東西沒有?”黃天星問道。
    “當時比較匆忙,我沒太在意,只是想問清楚照片是哪來的。”
    “那他掏的那個墳包是誰的?”
    “不知道,沒有墓碑,就看見一個快要散架了的棺材,本來想再去看一下來著,沒成想出了這樣的事,張良他爸讓我倆在家面壁思過最近一段時間不讓我倆去太陽盆了,這兩天正好因為這事有些鬧心,也就沒出去。”李默說道。
    黃天星抽了李默半盒煙,然后在窗前一閃而去,李默又接著抽光了剩下的半盒,房間里充斥著二手煙的味道,張良和番淦從外面買回來啤酒和燒烤,無論怎么叫他都沒有出屋,他沒有一丁點胃口,他現在需要考慮的東西太多了,今夜注定無眠。
    第二天一早,李默獨自開車來到了太陽盆,他想趁著人少的時候去一趟山上查看一下當時被掏開的墳包,看一看有沒有什么線索。不過當車經過太陽盆林場的時候正巧遇見了林場的消防車在加水,李默停下車看著消防車想起來了件事,對了!曾經聽派出所的老同志說過,早先鎮上有火情都是林場的消防站去救火,后來林場經營狀況越來越不好了才歸給縣里的消防大隊,從前林場還是比較正規的,應該會有救援記錄,李默算計著學校著火的時候應該還是屬于林場消防站負責的時候。
    在派出所工作這幾年,李默和林場保衛科的工作人員接觸比較多,還挺熟悉,所以李默便撥通了保衛科科長的電話,說他想來查一份從前的記錄,派出所在林場保衛科的眼里可是一直當做是一家人一般,于是那位年輕的小科長二話沒說便熱情的帶著他一起來到了存放資料的庫房。
    偌大的庫房到處都是灰塵,東西非常雜亂,林場經營狀況不好之后很多人都離開另尋出路了,所以原先四個人一起打理的庫房現在一個人都沒有了,由保衛科代管。從前留下的資料和一些檔案全部都堆放在一個破舊的貨架上面,李默和那位小科長一點一點的翻看著資料,查找著出勤記錄,終于在這些資料的最下面找到了一個紙殼箱子,里面裝著已經泛黃的消防站出勤記錄。
    李默翻開了最上面的一本,看到這里面雖然是手寫的,但是對每一次的出勤救火都記錄的很工整,很詳細。從什么時間接到火情,當天誰是帶班班長,值班人員有誰,司機是誰,出勤救火的都有誰,著火的地點,到場的時間,滅火的時間,當時是什么天氣,周邊環境,有沒有傷亡,損失多少,著火原因等等,都有記錄。李默心中暗自佩服這做記錄的人,絕對是個心細如發之人。盒子里面每一個本夾里裝訂的都是一整年的出勤情況。李默翻找著二零零三年學校著火那年的記錄。
    “......九七年、九八年、九九年、兩千年、零一年、零二年、零四年......咦?二零零三年的記錄哪去了?”李默納悶道。
    “嗯?沒有嗎?應該都在這了啊,這東西沒人拿的,不會有人動,再好好找找。”說罷小科長伸手開始在箱子里幫忙上下翻找著,李默也將箱子里面的一部分出勤記錄給拿了出來放到地上鋪開,倆人像擺撲克一樣按照年份順序一本一本的捋好。
    “哎!找到了,擱這呢兄弟,二零零三年的出勤記錄。”說罷小科長把從箱子底找到的出勤記錄撣了撣灰然后翻開看了看,李默上前接了過來,翻找著學校當天著火的記錄。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九日,天氣晴,接中心學校火情一起......火情嚴重,滅火歷時四小時,期間縣消防大隊支援水車一輛,校圖書館全部燒毀,痛失教師一人,教師家屬一人,后查明此次火災因圖書館線路老化引起。”
    一股酸澀的感覺從李默的心底涌向了他的雙眼,李默強忍著眼淚,看完了當天的記錄。
    “哎?不對啊?”小科長把出勤記錄拿了過去,然后前后翻來翻去仔細看著。
    “什么不對?”李默疑惑的問道。
    “這紙不太對......從前這種做記錄和辦公的用紙,都是林場內部的印刷室手工印出來的,這張雖然紙張一樣,但不是印刷室印出來的。”小科長一邊看著一邊說道。
    “你怎么知道的?”李默問道。
    “哦,呵呵,從前管印刷室的負責人就是我爸,我小時候經常跟著他來場子里玩,有一次我瘋玩的時候不小心把印刷抬頭和邊框用的模板給摔壞了,我記得清清楚楚當時那個模板就是給消防站印這個用的,因為這件事我爸就在印刷室給我好頓胖揍,我印象特別深。”小科長笑著說道。
    “那這張和前面的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我怎么沒看出來啊?”
    “其實我摔壞的地方平時要是不仔細瞅也看不太出來,我爸當時揍我也主要是因為這東西做一個不便宜,怕場子讓他賠,所以一般人也不知道......你看這,這張十九號上面的抬頭再看一下前面十八號上面的抬頭,十八號的這張‘消防’的‘消’還有‘太陽盆’的‘太’,當時因為摔的有裂紋,所以‘太’字下面那個點就好像被裂紋從中間給切開了一樣,‘消’字三點水最下面的那個點,也是一樣被裂紋從中間給切成了四點水一樣。”小科長一邊給李默比照著一邊講道。
    李默前前后后仔細一翻看,還確實是這么回事,其他日期的記錄上都有這個印刷的模板裂紋痕跡,可是十九號那天的卻沒有。
    “后來我爸退休之后他有個場子里的老哥們在我家喝酒的時候,他倆還說起這件事呢,人家說這個太字被切掉了下面那個點就成了大火的大了,消字的三點水被切開了等于又多了一點水,連在一起的意思就是火太大了救火的水都不夠用,唉!都是老一套的封建迷信,呵呵。不過我小時候記得山上確實著過一次大火,林場消防站的水車確實水沒夠用!”
26选5开奖结果查 酒鬼酒股票 甘肃11选5胆拖规则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技巧 基金配资 彩票基本走势图大全 福彩3d缩水工具app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泳坛夺金体育彩票 大乐透拖式价格表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一百度 彩票玩法介绍 双色球技巧中6红方法 三明股票配资 今天六开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五开奖5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