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個人
    “蹊蹺事?什么蹊蹺事?”李默趕忙問道。
    “當時沒死那個男的送醫院之后第二天就發現不見了!當時我有個親戚在縣醫院燒傷科上班,還專門問過我這個人是哪的,問我是鎮上的還是學校的,說他還欠著醫院錢呢。后來我去學校打聽過,學校說不是學校的老師,也不是孩子家長,然后也沒聽說當時鎮上誰家老爺們兒燒傷了,后來這事反正也沒打聽著,再就沒人提了,也就那么地了。”于德財說道。
    “第二天就不見了?”李默疑惑道。
    李默心想,這么多年了所有人一直都知道里面只有爸媽兩個人,沒想到還有第三個人!并且還突然在醫院不見了!這樣看來這里面還真是有點事呢!可是這個人到底是誰呢?幫忙救火的群眾還是……還是放火的?!
    “于大爺您家里那個醫院的親戚還能聯系上嗎?我想去跟他了解一下當時那個人的情況。”李默說道。
    “能倒是能,不過……”
    “不過什么啊?”大牛問道。
    “我家這個親戚前些年出了車禍現在成了植物人了……除了能喘氣,啥話都說不了啊,你去了也沒用。”于德財說道。
    “這咋整啊哥?這植物人說不了話,也寫不了字的,啥也問不著啊。”大牛對李默說道。
    “沒事于大爺,您告訴我地址在哪就行,我先去看看再說。”李默說道。
    “那行,他家不在本地,我把地址跟電話給你寫下來,你自己去找找看吧。”說罷,于德財找來紙和筆,寫完之后遞給了李默。
    “孩子……還有個事,不過......我就是有點拿不準……”于德財有些遲疑的對李默說道。
    “什么事?”
    “當時清理現場的時候,我聞著有一股子怪味,有點像汽油味……”
    “汽油味?”
    “嗯……是汽油味……”
    “調查結果不是線路老化嗎?會不會是當時屋子里面存放的汽油啊?”大牛問道。
    “調查結果確實是說線路老化,不過圖書館里怎么會有汽油味啊?這也說不通啊。”于德財說道。
    “那這件事您跟單位反應過嗎?”李默問道。
    “我當時跟站長說過,可是后來上面出了調查結果,我就沒有再提這件事。”
    “那您當時發現了不對勁,就應該向上面繼續反應啊。”大牛說道。
    “唉!孩子,人微言輕啊……”于德財嘆了口氣說道。
    “好,大爺,那謝謝您了,這些事沒查清楚之前希望您不要對任何人講,謝謝您了。”李默接過于德財遞過來的地址。
    把大牛送回派出所之后,李默的肚子“咕嚕咕嚕”的跟他抱怨了幾句,他一看手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中午飯都沒吃呢,他看了看街邊的面館,心想還是算了,一會回家吃好的吧,張良不是要約朋友回家吃飯嗎,這次還不知道又約了誰家的“好白菜”。
    李默到家的時候張良正在房間里打電話,而番淦也在房間里像往常一樣按照龍王古淶寧送給他的那本神笈修煉打坐,李默看著番淦笑了笑,心想他要是現在出去跟別人說自己家里住著條龍,別人會不會給他送精神病醫院去?
    李默坐在沙發上吞云吐霧,看著茶幾上擺放的父母合照、出勤記錄還有那塊信紙的碎片,腦子里面一點一點捋著思緒。按照目前查出來的情況來看,學校當年的火災一定是有人故意放火確準無疑,但是憑這點是沒法確定是不是沖著他父母來的,因為按照常規來講一個學校的歷史老師還有一個普通的家庭婦女,不會在外面結下這么大的仇而被人以這種方法置于死地,這有些說不通,畢竟當時圖書館里面還有四十多個孩子,再大的怨仇也不至于拉上這么多無辜的孩子。但是按照龍王古淶寧當時的回憶,那天他試圖行云布雨來救火的時候發現有人布陣施法,把他的神通給攔在了外面,那說明放火的人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他不單單是為了阻攔龍王施法,更應該是在阻攔父母逃生,這樣就符合了這件事是沖著父母來的了。根據從消防站出勤記錄被換的事加上于德財的回憶當時確定還有一個人生還,并且被燒傷的這個人第二天在醫院離奇的消失了,由此可見放火的人應該是在故意掩蓋有人生還的事實,那這么看的話這個生還的人應該和這場大火有極大的關聯。所以想搞清楚這件事,下一步就必須要先去找那個植物人了,看看他那有沒有什么有價值的線索,或者可以說看看有沒有什么有價值的記憶。
    李默拿起了茶幾上的那張照片和那塊信紙的碎片,搖了搖頭,這兩樣東西只是驗證了那具白骨就是照片上坐輪椅的人,可是卻說明不了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到底跟父母是什么關系,不過在李默的印象當中確實沒有這個人的身影,也從來沒有聽爺爺奶奶提起過。不過看來這個人應該父母的關系不錯,要不然也不會死后都把照片帶去棺材里。這個事只能先放一放了,還是先把火災的事搞清楚才是最主要的。
    “呦?黑狗,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我怎么沒聽見動靜啊?”張良從房間里面走出來。
    “回來一會兒了,看你打電話呢,沒叫你。”
    “李默回來了。”番淦也結束了打坐從房間里出來了。
    “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去哪了?”張良問道。
    “我就去街上溜達了溜達,在家這幾天太悶了。”李默說道。
    “拉倒吧,你是不是又去太陽盆了?是不是又上山了?”
    “沒有,我去那干啥啊?”
    “好啊,你跟我都不說實話了?你看看你那鞋,那個鞋底子粘的全是爛泥,你沒上山就怪了。”張良用手指著李默脫在門口的鞋。
    “好小子,觀察的聽仔細啊。”
    “大哥,我求你了,沒事別總過去了行不行?自從你被雷劈了之后在太陽盆都發生多少事了,哪件事沒捎上我?哪件事是正常事?遇到的哪個人是正常人?”說到這張良發現番淦正看著他,然后他笑呵呵的對番淦說道,“兄弟,我這里面沒帶你啊,咱們是哥們兒跟別人不一樣,咱倆是緣分,緣分!”
    “嗯。”番淦點了點頭應道。
    “好了好了,閉嘴吧,你還是留點力氣晚上忽悠你那些女朋友吧。”李默說道。
    “怎么還‘那些’女朋友?我告訴你,人家晚上來了你可別瞎說話啊?我要不是因為我爸下命令不讓我出去,我能給人家約家里來吃飯嗎?”
    “今天這人是誰啊?怎么還我認識?我認識的都是你約過的,你沒約過的我還真不認識幾個。”李默說道。
    “別瞎說,等來了你就知道了,不跟你說了,我得回屋收拾收拾,你倆也趕緊把屋里收拾收拾,準備迎接客人。”說罷張良就要起身回屋。
    “哎?你先別走,明天陪我去個地方......”
    “我不是告訴你了我爸不讓咱倆出去嗎?你就老老實實在家消停兩天不行嗎?”張良一臉的不開心。
    “是我爸媽的事,我查到了點線索......”張良還沒說完話就被李默打斷了。
    張良一聽,立即坐回了沙發上,認真的說道“去哪?隨時聽你調遣!”
    李默沖著張良一笑,用手拍了他肩膀一下,說道“好兄弟......”然后把寫著地址的那張紙條遞給了張良。
    張良打開紙條小聲念道,“敖東城彌勒大街三十六號九單元三零三,高正軍......”忽然他瞪大了眼睛說道“臥槽!去敖東城?開車來回得六百多公里呢?”
    “咋地?”李默問道。
    “沒咋地......我的意思是路遠一定得加滿油......然后千萬不能讓我爸知道......”
    張良話音剛落,門口響起了門鈴聲“叮咚!叮咚!”
    “哎呦,我的女神來了!”張良激動的跑向門口,然后打開門說道“沒想到你這么早就來了啊?快進來吧,正好朋友們都在。”結果進來的人卻讓李默和番淦都大吃一驚!這不是那天和大金牙在一起的那個丫頭巫菲嗎?
    “那個跟你們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女朋友,菲菲!都見過面的哈?”張良笑嘻嘻的說道。
    “你們好,我是巫菲。”巫菲笑著跟李默還有番淦打招呼。
    “你們兩個?什么時候的事?”李默驚訝的問道。
    “就是上次菲菲和大......不是,是和她師父給咱們救了之后......”說罷張良賤兮兮的摟住了巫菲的肩膀。
    “就是你記下了人家電話號之后就勾搭到一起了?”李默說道。
    “李默,是不是用情投意合這個詞更合適一些?”番淦有些尷尬的看著李默。
    “哦,對對對,是情投意合,情投意合!”李默趕緊糾正了自己的用詞。
    “李黑狗!你不會說話就別吱聲啊!”張良說道,“走,菲菲,咱不理他,他嘴臭!咱進屋坐著,一會兒飯店就把飯菜給送來了哈。”
    張良在他最常去的一家飯店點了很多菜,并且都是硬菜,整的飯店老板帶著老板娘親自給送到家里來的。飯桌上除了李默顯得有些不冷不熱的,整體氣氛還是挺不錯的,巫菲的性格像個男孩一樣爽朗,和番淦這樣不太愛說話的都能找到話題聊很久,張良一副色瞇瞇的小眼神始終盯著巫菲就沒離開,根本也顧不上李默是什么表情看著他。
    不過李默也并不是討厭她,只不過李默感覺巫菲和張良這件事來的有些突然,張良應該是被美色迷了心竅,可能以為巫菲是被他吸引了,但是在李默看來巫菲這種在夏四爺面前都能獨擋一面的女孩怎么會被張良這種大少爺給降服呢。
    最主要的是,雖然那天遇劫被她和大金牙救過命,但是當天大金牙和巫菲并不是特意去救他們的,而是為了去找剛剛化龍的番淦。
26选5开奖结果查 股票百度百科 重庆农场平台 上海11选5跨度012路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app 东方6 1 中国体彩网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投资平台 广东快乐10分投注 上海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天津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保本理财产品推荐 正规的快三彩在哪里下载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图感觉 棕榈园林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