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探靈手記 > 第三十三章 高正軍的秘密
    李默透過門縫發現這陰暗的病房里面有兩個人影,這倆人正在拆著那個人身上的儀器接頭!只見其中一個人手里正拿著手電,另外一個人正在摸索著拆來拆去。因為天色比較晚光線不太好,所以在門口的位置有些看不清楚這兩個人的模樣,李默急忙穿過房門進到病房,想近距離看一下這兩個人的模樣,但是由于當時高正軍在門外的位置并沒有看清楚對方的原因,所以李默在他記憶當中看到的這兩個人的面部都很模糊,根本看不清楚模樣。
    李默仔細的觀察著這兩個人的身形、穿戴和動作......借著發黃的手電光亮李默看到正在拆接頭的這個人右手腕上戴著一塊銀色的SH牌手表,他感覺這塊手表有些眼熟,可他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眼前的兩個人全程沒有言語,動作很輕很迅速,一直都是用手勢比劃著來溝通。只見兩人拆掉儀器之后迅速的用床單裹好床上的人,一個抬頭一個抬腳敏捷的繞過所有的障礙物,輕輕地向窗戶移去。因為縣醫院的燒傷病房全部都是在一樓,所以他倆把人放到了窗臺上之后,其中一個人先跳了出去,另外一個留在屋里,兩個人就這樣里外互相配合著把人給抬出去了。因為高正軍始終趴在門口的位置,所以記憶中的這兩個人從窗戶出去了之后,李默最后看到的就只有一直手從黑暗中伸出來輕輕的把窗戶關上了。
    李默退出病房,跟隨躡手躡腳的高正軍悄悄回到了辦公室,高正軍鎖好門之后坐在椅子上一直不停的在抽煙。不知道為什么夜里的醫院總是出奇的安靜,靜的讓人感覺頭皮發麻。借著從窗外偷偷溜進來的月光,李默看得出他很緊張,高正軍兩只手一直不停的在發抖,他無論怎樣調整自己的呼吸都有些緩不過來氣。李默看著眼前的高正軍也是直嘆氣搖頭恨的不行,他猜也許是因為高正軍搞不清楚對方的目的是什么,他怕上前阻止的話會受到傷害,所以過度害怕才始終沒有阻攔吧。
    時間跟著墻上的掛鐘悄悄地溜走了,高正軍一夜未眠,小小的醫生辦公室里充滿了煙草混著藥水的味道,讓李默感覺有些惡心,用午餐肉罐頭盒做成的煙灰缸已經再也塞不下一根煙頭。太陽緩緩的攀上了山頂,卻泄了一地慵懶的金黃色,它好像知道了昨晚的事情,所以正在窗外注視著高正軍的一舉一動。手腕上的電子表準時在七點鐘響起了“嘀嘀嘀......嘀嘀嘀”的鬧鐘聲。高正軍狠狠的洗了把臉,套上了白大褂,叫上值班護士,然后淡定的從一號病房開始了例行早查房。他淡定的詢問著每個人昨夜的情況,然后面無表情機械性的做著記錄。但是當他來到七號病房的門口時李默看到他明顯的頓了一下,然后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
    “咦?七號床的病人呢?上哪去了?”高正軍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身邊的小護士。
    “嗯?我不知道啊,我最后一趟過來的時候還昏迷不醒呢,都燒成那樣了,也不可能自己出去啊。”年輕的小護士一臉懵圈的看著一地的儀器插頭說道。
    “昨晚上他家里來人了嗎?”高正軍問道。
    “沒有啊,這人從送來了就沒人來找過他。”小護士答道。
    “你這是怎么值班的?這么大個人都能給整丟了?這要是有點什么事咱倆可都得吃不了兜著走!”高正軍生氣的說道,此時的李默不得不佩服他的厚顏無恥,原來這是想把事情給賴到小護士身上。
    李默看著高正軍從容的在辦公室給燒傷科主任打電話報告情況,一旁的小護士擦眼抹淚的低著頭,過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那位白發科主任來了,三個人一起來到七號病房,科主任眉頭緊鎖然后看了看床上床下又看了看窗戶。
    “今早上查房的時候就發現不見了?”科主任問道。
    “嗯,今早上我倆從一號開始例行查房,到這屋的時候發現這個人不見了,屋里就是這個樣子。”高正軍說道。
    “昨晚上最后來觀察這個人的時候是幾點?”科主任問道。
    “半夜十二點......”一旁的護士小聲的說道。
    “那夜里就沒聽到一點動靜?”科主任問道。
    “我的辦公室離得有點遠,也可能是昨天做完手術有些累了,所以一點都沒聽著,你呢?值班室就在斜對門,你聽見什么聲音沒有?”高正軍轉身問小護士。
    “沒有......我昨天可能睡得有些死......一點聲音都沒聽著。”小護士的聲音就跟蚊子差不多了。
    “正軍,你抓緊時間聯系一下太陽盆那邊,查一下這個人是誰,家是哪的,從他的傷勢來看根本不可能自己離開,整不好這人不知道是哪個山溝子里的,家屬這是不想交費不想治了,后半夜來給偷偷整走了,你趕緊去查,我馬上去跟院長匯報。”科主任淡定的說道。
    “好,主任,我馬上去查。”
    “你們這些小丫頭啊,值班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任務,不是就讓你在屋里睡覺的,你值個班能把一個大活人給整丟了,人走了都不知道?唉!這人要是找不著了,他的手術費和住院費就從你工資里扣!”科主任厲聲說道。
    高正軍回到辦公室之后,一副得意的嘴臉悠悠然的給自己點著了一根煙,站在窗戶跟前吞吐著煙圈,然后他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喂?是德財哥嗎?我是正軍......那個昨天你們單位送來那個燒傷的那個人你認不認識?”電話正是打給于德財的。
    “我不認識啊,都燒成那樣了,就算認識我也認不出來呀,咋地了?是不是死了?”于德財在電話里問道。
    “唉!還不如死了呢,人跑了!”
    “跑了?都燒成那樣了,還能跑?”
    “不是他自己跑了,估計是看人不太行了,也不想交費,昨晚上后半夜他家來人趁著值班護士睡覺睡得死偷偷給整走了,唉!這幫小年輕的也是,這值班連個人都看不住,動靜也沒聽見。”
    “可不咋地,現在小年輕的干活都那樣,我們單位的人也一個樣,一個不如一個。”
    “哥啊,我有個事得麻煩你啊。”高正軍說道。
    “說吧,啥事?”
    “你能不能幫我查一查這個人是哪的?是學校的老師還是孩子家長還是鎮上誰家的,不管死活也得讓他家里邊來人把費交上啊,要是找不著的話我們領導說了這錢就得讓人家小護士掏了,雖然這幫小年輕的活干的一般,但是平時也不少出力,一個月掙不著兩個錢兒,咱也不忍心看她們挨罰是不是。”
    “哎呀,我不是在這說好聽的啊,她們也就是遇著你這樣好心的了,要是我?我才不管呢,就得讓她們長長記性,要不然永遠記不住。行,你放心,我一會兒就去給你打聽打聽,然后給你回信兒。”
    “行哥,那就先謝謝了哈,回頭我去找你喝酒啊。”
    “行啊,哪天你沒班了就過來,咱倆好好喝點。”
    “對了,上次我給你配的那個藥膏好不好使?”高正軍問道。
    “好使,老好使了!你嫂子讓油燙了那個地方一點都沒留疤,現在都看不出來。”
    “好使就行,等用沒了你就告訴我,那里面有的藥外面買不著,我在醫院整點這玩應還是方便,等著我再給你配點。”
    “行!那我就先不跟你說了啊,我現在就去問問去,一會兒就給你回電話。”掛了電話高正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為自己導演的這出戲得意的吐出了最后一個煙圈。
    于德財回電話的時候高正軍正在假惺惺的安慰那個要被扣工資的小護士,得知那個人不是學校老師也不是學生家長,也沒查到是鎮上哪家的人,高正軍還是很吃驚的。他跟著科主任到院長辦公室把詳細經過又敘述了一遍,然后還特意提到了是自己通過林場的親戚給查的,情況百分百準確,并且還當著院長的面狠狠的自責了一番。最后院長決定扣發值班護士一個月工資,用來承擔一部分的手術費和住院費,說是給這幫年輕人長長教訓,然后安排科主任立即報案,讓公安局來給查這個人,如果查不到再聯系民政部門走救助程序,總之醫院不能輕易給承擔這個錢。
    李默看著在辦公室委屈的小護士,再看高正軍在一旁那副假惺惺的嘴臉,他發自內心的想上去給他兩個嘴巴子,不過后來又一想如今的他臥床不起,屎尿不知,已經是活死人一個,也算是缺德到頭了!就當李默正在咬牙根的時候門外過來了一個女醫生,她對高正軍說道“高大夫,主任叫你和值班護士去他辦公室一趟。”
    “知道是什么事嗎?”高正軍笑呵呵的問道。
    “不知道,主任沒說,不過我看他辦公室來了兩個警察。”
    “哦,好,知道了,我倆這就過去。”說罷高正軍就和小護士一起向主任辦公室走去。
    醫院的走廊總是讓人感覺特別昏暗,特別壓抑,怎么也開心不起來,李默心想,也難怪,尋開心的人也不會到這里來,這里也不是個讓人開心的地方。
    “主任,您找我?”高正軍站在主任辦公室門口,只探進去了半顆腦袋。
    “來,正軍,快進來!”科主任話音剛落,高正軍走進了辦公室,小護士緊跟其后,站在沙發旁邊。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咱們公安局的同志,這位是張隊長,這位的小劉警官。”科主任向高正軍介紹著沙發上坐著的兩個警察。
    李默正上下打量著這兩位穿著老式警服的警察,當他仔細瞅了兩眼之后,目光停留在了那位張隊長的臉上,然后他不自覺的笑了起來,這不是年輕時候的張建林嗎?
26选5开奖结果查 北京快三预测推荐 今天湖北快三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开始了吗 贵州11选5开奖规则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时时彩缩水软件中心 江苏11选5胆拖中奖规则 贵州快三走势图500期 北京pk拾赛车 大连商品交易所鑫东财配资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 东方6+1机选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 高频11选5走势图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