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逆天帝妃上位法則 > 第49章 神秘的拜師禮
    姬無邊有點摸不著頭腦,感覺莫名其妙,“院長,你腦子應該沒有問題吧?”

    白守笑著靠近,姬無邊卻連忙后退。

    白守不解,“你干嘛躲著本院呀?”

    姬無邊指了指白守的身上,“院長,你有點……臟,也有點味道,所以我還是離你遠一點比較好。”

    白守認真地嗅了嗅身上的味道,“呵呵呵……好像還真是有點味道,忘記有多久沒有洗澡了。”

    姬無邊聽后離的更遠了。

    白守招手,示意他靠近,面目慈祥,“過來呀,你過來呀。”

    因為是院長的吩咐,姬無邊只好走近白守,雖然很不情愿。

    白守:“姬無邊,你是靈天士一年級的新生吧?”

    姬無邊點頭,“院長你知道本公子啊?”

    白守:“略有耳聞,本院還聽說是你贏得了新生友誼擂臺賽最后一天的擂王。”

    姬無邊洋洋得意,“想不到本公子還挺出名的,算是個大人物了,就連行蹤神秘的院長都有聽說過我,嘻嘻嘻嘻……”

    白守就像是一位老長輩一般親切地問候姬無邊,噓寒問暖,“你在靈祈書院還好嗎?有沒有人欺負你或者讓你不開心的?”

    姬無邊:“額,還行吧,日子還算湊合。就是年紀有點大了才讀一年級,輩分有點尷尬而已。本公子最想念的是靈天師,但是父親不肯,也不準我學靈天醫。”

    白守撓了撓后腦勺,“這好辦,要不你當本院的師弟吧。本院可以準許你偷偷學習修煉靈天師,大將軍不會知道的。至于靈天醫的話,咱們以后有機會再學吧。”

    姬無邊:“師弟?院長您想讓我當你的師弟?”

    白守不好意思地笑,“怎么?你不愿意?實在不行的話,你當本院的師父或者老祖宗也可以。”

    姬無邊驚愕,“啊?院長你真是越說越離譜了。”

    白守:“不離譜,不離譜,靠譜的很。”

    姬無邊:“院長你如果是認真的話,為什么不是要我當你的徒弟,而是師弟呢?”

    白守若有所思,“因為……本院……不配。再說了,你當了本院的師弟,輩分一下子就提升了,全院的學生都是會尊稱你為師叔的,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

    嘻嘻嘻……確實有道理啊!能夠當院長的師弟是何等榮耀的事情,簡直就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靠著院長師弟的身份,在靈祈書院橫著走都沒有問題呢!完全找不出說不的理由呀!

    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本公子可要趕緊答應。

    姬無邊假裝淡定,內心卻是抑制不住的歡呼雀躍,“嗯嗯,聽起來勉強還行吧。那本公子就勉為其難地答應吧。既然是要拜師的話,那師父是誰?”

    白守臉色有點難看,“師父她老人家已經仙逝多年了。”

    姬無邊:“啊?那我還怎么拜師當你的徒弟啊?”

    白守輕輕揮袖,議事廳右側的巨型落地窗打開了,“師父一定會喜歡你這個徒弟的。今天本院就代表師父收下你這個徒弟了。師父她老人家沒來得及做到的事情,本院會代替做到的。你對著上天行拜師禮吧,相信師父她在天上也是能看得見的。”

    “哦。”姬無邊下跪,對著藍天白云磕了三個響頭,“師父在上,請受弟子姬無邊跪拜。”

    白守:“禮成。姬無邊,從今日開始你就是本院的正兒八經的師弟了,你以后喚我為師兄或者白守就行。”

    姬無邊起身,“話說師父是誰,姓甚名誰,是何方神圣?”

    白守:“噓~這是一個不能說的秘密,以后……有機會的話,你會知道的。”

    偶去!本公子是不是腦殘?行了拜師禮,卻不知道師父是何方人物!瞬間覺得本公子被這個院長老頭忽悠了!

    姬無邊不滿地說道:“院長,你是不是存心在捉弄本公子,逗本公子玩呢?就因為本公子弄死了你的陰陽錯位魚,你就懷恨在心,出這種主意專門來整蠱我。”

    白守:“誤會誤會,陰陽錯位魚的事情已經翻篇了。剛剛的拜師禮可是嚴肅認真的,不是兒戲。本院現在不能告訴你師父是誰,但是將來的某一天你一定會知道的。”

    姬無邊:“真的不是騙我的嗎?那本公子想問一個問題。”

    白守:“問吧,本院對你有問必答。”

    姬無邊:“院長你之前不是要對殺魚賊人嚴懲不貸的嗎?怎么現在對本公子這般好,還讓我當你師弟?”

    白守:“剛剛已經說了,不應該再叫院長啦。鄙人就是覺得你像足了之前的一位故人,特別有緣而已,沒有別的任何的意思。”

    姬無邊:“原來如此,那我倒是借了你那位故人的光咯。院……不,師……,算了,本公子還是直接喚你名字吧,用其他稱呼感覺有點怪怪的。對吧,白守?”

    白守:“這樣就對了嘛,哈哈哈哈……”

    姬無邊:“哈哈哈哈……”

    ……

    議事廳內笑聲不斷,氛圍輕松愉悅。

    但對于隔離在門外的人來說,聽起來又像是另外一回事情。

    風輕和幾個靈天師盡心盡責地把守著議事廳的大門和出口。

    夏翊和周元致悄悄潛伏在門口的不遠處,靜靜地觀察情況。

    夏翊優先開口,“姬無邊怎么進去這么久還不出來?該不會他正在用酷刑吧?”

    周元致:“不會吧,剛剛才聽到姬無邊專屬的杠鈴笑聲,聽起來似乎沒遇到什么困難的樣子。”

26选5开奖结果查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北京11选五30期开奖今天 为为贷理财平台 甘肃快三开奖结查询 广西快三人工计划网站 马耳他幸运飞艇是官方开奖 赌场游戏导航 广东11选五28期开奖结果 吉林11选五快方法选二号 江苏快3官方网站 江苏11选5怎么选 股票杠杆 泳坛夺金破解 浙江11选五玩法二拖六 2020年有湖北快三码 12107期排列3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