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 第一百章:遭伏
    晚些時候,乾清宮外兩名宮娥剛剛端了銅盆出來,應付了差事,在回去休息的路上閑聊。

    “陛下親征了,你聽說沒有?”

    “這么大的動靜,哪能不知道。”另外一宮娥嘆道:“娘娘有了龍子,陛下卻在這個時候出宮。”

    “自陛下出京,娘娘就一直悶悶不樂的。”

    另外那人邊走邊道:“外面都說,西南比起遼事來,也是不輕,叛軍圍了重慶城,四川、貴州兩省戒嚴,只有咱們內廷的還以為天下太平。”

    “快別說了,叫老宮人聽見,又該挨罵了。”

    倆人話音剛落,拐角處轉來一隊錦衣校尉,他們握著佩刀,奉命在坤寧宮周圍晝夜不停地巡視。

    深夜,坤寧宮中傳出一聲尖叫。

    片刻間,一名身著飛魚服的錦衣衛千戶奔至門外,且見他眼中泛起警惕,將手按在繡春刀上,高聲問道:

    “娘娘——?”

    “我沒事。”

    “臣告退!”

    聞言,錦衣衛千戶松了口氣,小心地后退幾步,但仍帶著校尉們護衛在宮外。

    他眼眸四處掃視,泛著冷冽地殺氣。

    “搜!”

    “附近逗留的宮人,格殺勿論!”

    他想起不久前錦衣衛指揮使許顯純說過的話,渾身打了個寒顫,復又道:

    “陛下出征期間,皇后與腹中皇子出了一絲意外,本官自裁,爾等盡誅!都聽明白了?”

    “尤其是東廠的人,絕不能叫他們靠近坤寧宮半步,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

    聞言,眾校尉打起二百分精神,紛紛道是。

    就在宮外,錦衣衛因這一聲尖叫而大動干戈,許顯純迅速自鎮撫司增派人手護衛坤寧宮時。

    大汗淋漓地張嫣靠在枕頭上,長吁口氣,她做了噩夢,這才猝然間驚醒。

    她望著四下靜謐無聲,再一想,現在這個時候,平日里的枕邊人,只怕已經出了通州。

    張嫣摸索著爬起來掀開床幔,無言地望著窗下佇立的黑影,幾乎與宮外深邃幽暗的黑夜融為一體。

    幾個影子在坤寧宮周圍一絲不茍地站著,盡管孤單,但卻極為堅定。

    張嫣知道,這就是大明朝威名赫赫的錦衣衛,都是皇帝的心腹,極為忠誠、可靠。

    更遠處的皇宮大內,只怕也是侍衛林立,明崗暗樁,生人勿近。

    現在的她,雖已貴為大明皇后,根子里卻還是個比朱由校小上一歲的少女。

    深夜時獨處空房,不免輕聲抽咽起來。

    她學著前幾日皇帝抱住她的樣子抱住自己,蜷縮在一個角落,輕聲道:

    “別哭,別哭,你是皇后。”

    ......

    四川,合江。

    兩山之間,溪流潺潺,水流稱不上湍急,但四面環山,推著輜重的兵馬極難通行。

    自接到奢崇明造反圍重慶消息后,西南四省總督魯欽調派官軍六路圍剿。

    貴陽總兵張彥芳、都司官許成名,率本部明軍四千余人,做先鋒軍進入四川,馳援重慶。

    然四川地區,地形復雜,群山密布,貴州援軍顯然低估了當地的地勢之惡劣。

    進入四川后,張彥芳本部行動很慢,此時夾在兩山之間,更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隨即,張彥芳不斷派下親兵,催促各營迅速通過。

    三日前,奢崇明得當地土司民眾信報,道第一批明朝廷援軍已進入四川境內。

    得此消息,奢崇明即刻歡欣鼓舞,遣部將張彤率馬步兵兩萬自重慶外出發,前往必經之路“合川”設伏。

    貴陽總兵張彥芳,平播之役時還只是個參將,后來立下戰功,升任總兵。

    他以都督官許成名所部騎兵為前哨開路,中段為火銃手、輜重隊,親領步兵殿后。

    夏日盆地,陽光刺目,氣溫逐漸升高。

    明軍行進在狹長的山間小道,擁擠不堪,許多人都只顧悶頭趕路,話都不肯多說一句。

    這時,一名親兵好不容易追趕上前,沖前都司官許成名道:

    “總鎮有令,叫你們加快速度!”

    “怎么加快?”

    許成名被陽光照射得眼睛都睜不開,熱汗順著頭盔淌下來,他一邊擦拭一邊指著周圍,道:

    “這個破地方,到處都是石塊,車行不便,人走不通。輜重營都卡在后邊,動一步也難。”

    “沒辦法,派人牽馬,抽出一部分來幫輜重營推車!”

    親兵也知道地勢艱難,沒有說太多。

    聽聞中軍輜重營行進困難,張彥芳即增派步軍前往中段,幫助推車和搬運輜重。

    明軍身著甲胄,裝備著充足的火藥,在張彥芳的調派下,很快又加快速度,浩浩蕩蕩行進在山間小道中。

    半個時辰后,天色漸晚,氣溫也降了下來,涼快不少,明軍開始自中段向前后分發行軍面餅。

    一些兵士手中拿到面餅,邊啃邊走,尚在交頭接耳的議論這次朝廷平定西南后的戰功領取。

    有人說想要升官發財,也有的說想回到貴州,憑借戰功娶妻蔭子,過上理想中的生活。

    忽然間,前方一片嘩然。

    不少染著血跡的無主馬匹受了驚嚇,滾滾奔回,撞得中段明軍人仰車翻。

    “中土司兵的埋伏了!”

    “許都司已經戰死,快跑!”

    喊聲四起,幾乎在一瞬間,中段的千余明軍崩潰四散,連輜重也被棄之不顧。

    山路狹窄,明軍聽聞兵敗,爭相踩踏,不等土司兵殺到,就已扔了一地輜重,在山野之間逃命。

    前方崩潰的消息,不久后才傳到總兵張彥芳的耳朵里。

    這時,前哨與中段已是一片混亂。

    甚至都來不及下令,潰兵沖回來,一下子沖散了張彥芳后軍步兵的陣型。

    土司兵個個持著刀槍,伴著怒吼咆哮聲,如虎入羊群般沖到早已崩潰的明軍人群中,大加砍殺。

    一片的慘叫,還有身軀翻滾撲倒的聲音,接著是兵器的交鳴,凄厲的嚎叫交織在一起,使得人心搖動,戰意全無。

    “怎么辦,總鎮,給個命令吧!”

    一名親兵望著黑夜中掩殺來的土司兵,滿臉的欲哭無淚。

    “殺回去!”

    張彥芳沒有片刻遲疑,舉起刀道:“將士們,報國的時候到了!”

    隨即,他率數百名親兵叫喊著迎上前去,很快淹沒在奢軍的浪潮之中。

    ......

    此一戰中,貴陽總兵張彥芳身中數刀,仍殺賊數人,力不能逮,遭奢將張彤砍掉一臂,死于亂軍之中。

    至于前哨都司許成名,早被眾土司兵一擁而上,將他身體拆分為數塊。

    張彤率該部叛軍設伏,殲滅貴州四千援軍后,同時迅速分兵,扼制東部水路,自領余部進圍遵義。

    遵義署府通判袁任聽聞貴州援軍覆滅,總兵張彥芳、都司許成名戰死的消息后差點嚇尿,即當先逃跑,以致遵義守軍一哄而散。

    張彤率土司兵進據遵義,捉來袁任,當場斬殺。

26选5开奖结果查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广东11选5怎么赚钱 北京有哪几家配资公司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833期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 快乐十分任五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一定牛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黑龙江11选5开奖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pk10稳赢公式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皆赞金多多预约 中国体育彩票快3 新疆11选5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都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