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亮劍之殺敵爆裝系統 > 第26章胖揍朱子明
    楊銳要的就是李云龍這句話,“我想請幾天假出去轉轉,不知道行不行?”

    龍云龍松了一口氣,他真怕楊銳會提出一些讓自己蛋疼的要求,“沒問題,我現在就答應你了。”

    “行,我們現在就去裁剪車間,把衣服先裁出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假期,楊銳也就不再藏著掖著,跟李云龍來到了裁剪車間。

    他把自己最先進的裁剪方法跟幾個裁剪師傅一說,裁剪師傅立刻就明白該怎么做了,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需要楊銳操心了,自然有裁剪師傅去做。

    當然,為了提高效率,楊銳把他的那把吹毛斷發的殺豬刀暫時留在了裁剪車間,當作裁剪刀給裁剪師傅們使用,雖然有些殺雞用牛刀的意味,不過,效果卻是不用多說的。

    離開了裁剪車間,楊銳跟李云龍來到了車衣車間,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把三十一個女工負責的工序給排好,并親自給她們一一做了示范,教會她們用最快的方法完成工序。

    當然,為了更好的提升效率,楊銳還讓李云龍去找了幾個不會做衣服的人,專門負責釘紐扣。

    一切安排了好了之后,楊銳在無數崇拜的目光之中,一個人走出了被服廠。

    “反正也沒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今天就幫大家改善一下伙食吧。”

    打定主意,楊銳獨自一個人嘴里叼著一支煙,哼著小曲朝著河邊走去。

    一個多小時之后,楊銳絕望的發現,這捕魚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根本就不像他前世看過的某本網絡抗戰神劇里面寫的那般,河里面的魚,就跟傻叉一樣任由人抓捕。

    河水很清澈,河里面游魚也很多,就那么在楊銳的眼皮底下,成群結隊的在水里游來游去的,像是在對楊銳這個突然出現的異類,發出挑釁一般。

    其實,八路軍還有村民都不是傻子,要是魚有那么好抓捕的話,只怕早就被抓光了,還輪得到楊銳來捕魚。

    “你們敢笑話我是吧,那好,我讓你們嘗嘗九二式香瓜手雷的滋味。”

    楊銳火了,一下子從隨身空間里面取出一枚手雷。

    轟隆!

    一聲巨響,一道七八米高的水柱出現在了河面之上,過了片刻之后,這些被炸飛的河水才噼里啪啦的砸落在泛起道道波浪的河面上。

    看著河面上白花花的一片,楊銳脫掉衣褲,只留下一條小內內,噗通一聲就跳了下去。

    一條條肚皮朝上,浮在水面之上的魚,被他拋到了岸邊。

    “丫的,看你們還敢笑話我不。”

    楊銳心里別說有多痛快了,冰冷的河水,絲毫沒有減去他抓魚的熱情!

    手雷雖說是在水底炸響,聲音卻也是傳入了老遠,楊銳正抓魚抓的不亦樂乎之時,一隊身穿深灰色軍裝荷槍實[新筆趣閣 www.biqule.info]彈的戰士聞聲快速的趕了過來。

    當楊銳一個猛子下去,手里抓著一條一斤多的草魚,浮出水面的時候,幾支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他的腦袋。

    一個手里拿著一支二十響盒子炮的家伙,看了一眼楊銳,“同志,你是那個部分的?”

    被幾支黑洞洞的槍口只著腦袋,楊銳要說心里不慌,那都是騙人的,“你們先把槍收起來,小心走火。”

    “快說,你是那個部分的?”

    “同志,自己人,我是被服廠。我說,槍是用來打小鬼子的,不是用來對付自己同志的,你們快把槍都收起來。”

    “被服廠的,被服廠的同志有手榴彈嗎,快說,你是不是敵人派來的奸細?”

    “我說這位同志,你是靠走后門當上的這個官吧,你到底有沒有腦子,我要是奸細,能這么明目張膽的炸魚嗎?”

    啪!

    楊銳話音剛落,那個拿著盒子炮的家伙,揚手一記耳光重重的就甩在了楊銳的臉上,“狗日的,老子一看你就是小鬼子派來是奸細,押走!”

    如果不是被幾支槍口指著,楊銳這都要沖上去跟那個家伙拼命了。

    “狗日的,你給老子等著,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你,老子跟你姓。”本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原則,楊銳只能是在心底暗暗發誓。

    這位打了楊銳的軍官,名叫朱子明,是后勤保衛處的一名班長,今天因為起晚了,被他的上級狠狠的訓了一頓,心里逼著一肚子火。

    楊銳好巧不巧的剛好撞在了槍口上!

    今天這才是楊銳到被服廠的第三天,朱子明自然是不可能認識他。

    很快,楊銳就被帶到了保衛處。

    根本不需要審問,楊銳很快就把自己的身份跟準備審訊他的幾位同志交代清楚了,為了證實身份,保衛處又把李云龍從被服廠請了過來。

    李云龍一到,自然什么事情都清楚了。

    楊銳因為用手榴彈炸魚這事,被保衛處的指導員教訓了兩句,這件事,在保衛處的人看來就算是完事了,結果,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認錯態度良好的楊銳,出了審訊室之后,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去找了正在執勤的朱子明。

    結果,朱子明這個王八蛋被楊銳打的那叫一個慘,真是被打的連他媽都認不出他來,那些跟朱子明一起的保衛戰士拉都拉不住。最后,如果不是李云龍及時趕到阻止的話,只怕朱子明還會被打的更慘。

    “我是你李云龍的兵,他狗日的打我的臉,就是打你李云龍的臉,打咱新一團的臉,你說我能忍嗎?”

    楊銳一句話說的李云龍就跟喝了半斤地瓜燒一般爽快,不過,他總感覺哪里有點不對勁,不過,卻也沒有去想那么多,兩個人就這么離開了保安處。

    “處長,那小子打了人,就這么讓他走了?”一名保衛處的干事看著楊銳打了人之后,就這么跟李云龍有說有笑的離開了,轉過頭開口問身邊的保衛處長。

    “不讓他走,難道還把他們留下來吃飯,這個朱子明也真是的,打人之前也不先問清楚對方的來頭,連李云龍的部下也敢打。”保衛處長說完才感覺自己說錯話了,連忙補充道:“不對,就不應該打人,朱子明打人就不對,這次也算是給他一個教訓。”

    經過這么一鬧,本就名頭極大的李云龍,一下子在整個后勤部成為了人盡皆知的大名人,楊銳也一下子成為了大名人。

26选5开奖结果查 002573股票分析 陕西11选5预测下期号码 体彩七7星彩开奖号码 山西运城11选5走势图 11128排列3预测 股票行情图 爱彩乐重庆快乐十分遗漏 辽宁11选5购买网站 云南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300期 票据理财平台排名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综合走势图 好彩1软件 吉林11选五任选2 美国股票推荐 内蒙古快三技巧玩法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