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歸去修仙 > 第1404章 怎么可能
    ????老七冷笑道:?“歐陽正宇,你和外人和睦相處,害死了我們的兄弟你沒有資格和我說話,你知道嗎不是我,不是九兄弟,也不是三兄弟讓我們歐陽家蒙羞。是你在屋子里里外外吃東西!

    當談到“房主”這個詞時,他的語氣很強硬,聽起來很刺耳。

    他的聲音一低,他看到他笑了,扣動了扳機。

    “砰?”

    城堡里回蕩著一聲巨響,幾乎震碎了所有人的耳膜。

    當這個瘋子說他會開搶的時候,誰能想到他會不顧公眾的勸阻而開搶呢?

    所以,在搶聲響起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茫然無措。

    子旦從黑洞中射出,射向葉州的頭部。

    他們之間的距離很近,每個人都知道船完了。

    歐陽正宇甚至閉上了眼睛。歐陽斌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老七面無表情,仿佛看到了葉州花開的情景。

    然而,人們想象中的畫面并沒有出現,而是出現了更意想不到的情況。

    就在搶聲響起的那一刻,船動了。

    沒人知道他跑得有多快。但最終的結果是,它只有兩米遠,但子旦只是緊貼著船的臉頰,甚至皮膚都沒有被擦去。

    在躲避子旦的時候,葉周扭了扭身子,抓住了老七的手腕。突然,他聽到一聲尖叫,那把黑色手搶落在他手里。

    這一系列的行動,沒有絲毫的滑泥與水,人們注視著,默默地呼喚著神與人的輪回。

    “古盧”

    有人吞了一口水,揉了揉眼睛。直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

    “你......如何來嗎?這怎么可能?

    緊急情況下,歐陽正宇迅速關上門,將那些人隔離開來。

    這時,老七汗流浹背,渾身發抖。

    手腕上的劇痛和手臂上冰冷的手搶把他嚇壞了。

    聽了葉州的話,人們都笑了。

    就連特種兵老兵歐陽斌也因為特種兵的存在而笑得啞口無言。經過他們的合作,他們可以大力交叉掩護,形成一個防火網。除非你的身體足夠堅硬以抵抗子旦的穿透,否則你是不可能逃脫的。

    他覺得葉周的話有些夸張。

    “孩子,你要做什么?”把搶放下!”這時,一個中年男子喊道。

    然而,葉阿舟搖了搖頭。他咧嘴一笑,毫無預兆地扣動了扳機。

    “砰”

    震耳欲聾的搶聲震驚了每一個人。

    子旦穿過老七的肩膀,留下一個血孔。

    “啊”

    老七疼得幾乎暈過去了。

    這時,所有的人都臉色蒼白,大喊大叫,讓船走了。

    然而,葉阿舟置若罔聞他把手搶一歪,啪地一聲說:“是的,夠結實的我喜歡它!”

    話音剛落,他就看見搶指著老七的大褪,又扣動了扳機。

    緊接著,搶聲之后是一聲尖叫。

    然后,砰砰?又打了兩搶,使老七的四肢被打開了血孔,徹底受傷。

    最后,葉阿舟把搶抵在老七的眉毛上,冷冷地說:“今天就饒了你吧,以后再敢在我面前跳舞,我就殺了你”

    過了一會兒,他看著別人說:“如果有人不同意,就看看自己有多好”

    沒有人敢回答這只冷蟬。

    船立刻和老七握手,把老七摔在地上。然后他擦了擦搶上的指紋,把它們也扔到了地上。

    “我不明白你們歐陽人為什么用手搶自殺。自殘的樂趣嗎?當然,你也可以指責他錯怪他,但是后果,你可以好好想想!”

    葉阿舟審視著人群。如果他說得夠深刻的話,他就轉身去歐陽正宇的書房。

    歐陽斌在前面帶路。

    在場的人都面面相覷,他們眼中的尊嚴和恐懼慢慢消失了。

    看到有人在他額頭上擦汗,他低聲問道:“該死,他竟敢威脅我們!”現在該做什么你報景了嗎,還是有人把孩子扔了?

    人們立刻看著歐陽正宇。他是這個家庭的主人。其他人沒有權利做決定。

    歐陽正宇皺起眉頭說:!”事情到此結束先送老七去醫院如果再下達命令,城堡內外的任何人今天都不能把他聽到的和看到的告訴外面的世界還有,把所有人的名字都寫下來,一旦有人泄露了消息,就逐個檢查!

    他一邊說,一邊用眼睛看著自己的心。

    那些人心里明白了,立即離開,開始執行命令。

    至于其他人,不管是中立的,隨波逐流的,還是反對歐陽正宇的,他們都屏住了呼吸。

    但當他們看到葉州的恐怖時,他們也覺得,如果國阿家機器不出去,或者他們不高價雇傭頂級殺手,他們的歐陽家族就根本沒有辦法帶走這樣的人。

    管家,那個孩子殺了9個弟弟,傷了7個弟弟。你為什么邀請他進來?你不應該現在就把他掃地出門嗎?”演講者是歐陽俊平的心田,一直對歐陽正宇懷有很大的敵意。

    歐陽正宇糾正了他的臉說:“從現在開始,我勸你不要對葉阿舟心懷有敵意,相反,我們應該盡力和他交朋友”

    “嗯?交朋友嗎?難道我們歐陽一家已經孤獨到可以和一個無法無天,邪惡橫行的小動物交朋友的地步了嗎?那人問道。

    歐陽正宇平靜而沉默。

    然后這個人說:“這個小動物值得和什么做朋友呢”說到破天,他最多是個沒頭腦的武術家這種人在當今社會有什么用難道我們歐陽還需要開拓邊疆,分裂土地,依靠他來對抗世界嗎?

    聽到這些話,周圍的一些人搖了搖頭。

    歐陽正宇非常無助他不能透露葉阿舟的身份和背景他自己也解釋不清楚于是他終于平靜下來,說:“好吧,到目前為止,沒有人應該提起這件事”我會告訴老主人發生了什么事。我們單獨去吧。

    當他們聽到“房主”這個詞時,他們都閉上了嘴,最后帶著各種各樣的想法離開了。

    沖突就在這里。

    書房內

    葉州,歐陽正宇和歐陽斌站在課桌前,看著那三個大木箱子。

    只見葉阿舟風平氣和,捏了捏竅門想了想,突然全身上下和上面都亮了一盞藍色的燈,肉眼可見。

    刷,刷的

    他用手寫字,心用手寫字,手腕轉動,伏頭,主神佛,伏腹,伏腳,伏旦一一呈現在紙條上。

    不得不說,符號的制作過程太復雜了,技巧也太復雜了。即使歐陽正宇和歐陽斌站在他們旁邊,盯著他們,仔細觀察他們,他們想學一點半,但過了一會兒,他們發現自己頭暈,滿頭大汗,他們的大腦是漿糊,他們什么也記不住。

    然而,即使他們能記住過程和技術,這是沒有用的,因為畫家最重要的是獨特的真正的精神的實踐者,當然,也需要咒語和法令。

    同時,畫家也要有技巧在弄虛作假的領域里,經常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畫家不懂知識,惹得鬼神發笑;如果畫家知道了這些知識,鬼和神就會哭泣。

26选5开奖结果查